FCLRC國際開戶-逝去的青春

翡冷翠這個足夠令你性靈迷醉之地溢滿詩情的阿諾河流淌著詩人自由的靈魂。在這裏可以山居閑話,可以揮灑才情,似有詩人心中想飛之念。只可惜,自由與飛翔往往會被歲月年輪所打碎,逃不過生活給予的不自由與束縛,像一張網,圈在生活的圍城之中。
  詩人總是富有浪漫主義氣息的,然而浪漫往往會伴生對生活渾濁而不切實際的幻想。志摩先生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年輕時自由放縱,無拘無束,海外留情,卻無奈陷入包辦婚姻的圍剿之中。即便爲了自由,爲了戀愛寫下《笑解煩惱絲》,也要對抗世俗的堵截,卻只得把對大才女的愛寄托于詩中。錢鍾書先生說,婚姻是一座圍城。這句話倒是可以轉送給康橋詩人,告別康橋,告別才女,迎來的是一場婚姻一場自由而又禁锢的婚姻。婚姻再美好,再賦予浪漫與自由卻總要爲柴米油鹽找一個著落,就是這樣,FCLRC國際開戶們追求自由的大詩人一步步駛向白馬山,“轟—”的一聲,不帶走一片雲彩。
  或許志摩的死不能埋怨他與陸小曼的婚姻,然而對于一個理想主義者來說,往往過于注重追求自由,而忽視了面前的渾水。
  且不說詩人這類修養極高的人,就是普通的人怕也常陷入自由與自由的泥淖之中。
  巴金的小說《家》中的高覺新也算是高老太爺之後的一家之主了,他難道不向往自由,不向往光明?不會的,他足夠睿智,只是處于一個激流湧動的家庭之中,他是領導者,他顧忌的絕不能只是自由。明知是枷鎖,卻只能心甘情願套上。
  誠然,自由是任何一個有思想有靈魂的人都向往的,可是生活中有許多種種是我們無法拒絕的,有時我們無法對抗宿命。
  所以,是否自由可借用中國道家的陰陽之說來闡釋,相互交融,相輔相成,我中有你,你中有我。再借用錢先生的一句話:“圍城裏的人想出來,城外的人想沖進去。”其實毋需如此,走遍萬水千山之後我依舊發現,原來自由之城是一只枷鎖。
  再回到詩人的故事中看看,只能無奈的發出一聲哀歎,生與死又怎可怪花不解情,雨不留意?
  漫漫自由路,依舊令人迷醉的翡冷翠,也藏著掙脫不掉的枷鎖。

 “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隨…”躺在床上舒展著身體,嘴裏不住的哼唱著這首歌。思緒飄到了遠方,童年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依稀記得五角錢的冰棒,一塊錢的小本子,一分錢的小糖果。那些小東西就像是五彩缤紛的毛線團,編織了我彩色的童年。很多我們以爲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事情,就在我們念念不忘的日子裏,被我們遺忘了。微微阖上眼睛,好像又看到了童年時老師寫在黑板上的密密麻麻的字,那字體隽秀卻寫著我們怎麽也看不懂的東西,忽然下課鈴響起,大家像一個個小獅子一樣向外跑著笑著,老師只是笑著搖搖頭,說著時間過得真快。快,真快,白駒過隙,曾經稚嫩的我已經高三了,正在慢慢的退去一身稚氣,隨著身體的成長,心靈也從柔軟變得堅硬。是啊,我長大了,有了看到就會笑的文字,有了聽到就會哭的歌。就像是騎著一匹快馬,我穿過荊棘,路過木槿,看過那桃花灼灼,聽著那過耳的呼呼風聲,帶走我們的稚嫩和那些簡單的欲望。
  我也曾想過留住過去,一個人靜靜翻看著曾讓我哭得一塌糊塗的書,除了些許感動之外,再也沒有那種想要痛哭一場的感覺。曾經一起大笑過的朋友,似乎也成了陌路。也許這就是成長的代價吧,得到的同時也會失去了。青春就像是一場大戲,每個人都是演員,卻沒有所謂的主角,每個人都只是匆匆走個過場,再匆匆離開,只留下一抹剪影,讓看戲的人徒增傷感。
  三毛曾說過“人類經常少年老成,青年迷茫”。老成是我們成長的標志,迷茫是我們成長的代價。青春就是要在玩世不恭中成長,所謂的任性也只不過是在摸索未來的自己是什麽樣子。漸漸硬化了的少年的心使我們失去了許多感動,卻讓我們更懂得生活。沒有人能保持柔軟不受傷害的堅持到最後,那堅硬就像一件铠甲,在沉重著我們內心的同時更多的保護著FCLRC國際開戶們。成長就像是一場血戰,只有不停的使自己堅強,才能成爲生活的王者。像凰,浴火重生。
  只是,時間匆匆,青春常逝,多少紅顔換白骨,只能輕歎光陰無痕。那時的青澀,那時的簡單怎堪忘。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