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遊戲不朽的浪漫大獎,天道無言

   大海洶湧,潮起潮落,雲卷雲舒,日出日落,縱然仰望蒼穹,高聲呼嘯,萬籁星辰,夫子雲:天何言哉?

  生命之道,大道至簡,大智無聲,方自成博大,自現精華。人,匆忙而過,有誰讀得懂自然空然無求的境界?

  也許東坡讀懂了。

  于是,天地間突兀出這樣的身影,手把竹杖,在雲深水影裏,一人,孑然于宦海之外,用心做著自己的烹調。與己樂,與民樂,與山水樂。顧盼間,感悟于天地,頌明月詩,歌窈窕章,何其自由無礙!

  所以,開始懂得了東坡,懂得了那遠離喧華的恬淡,甚至進而感知“閑花落地聽無聲”,多麽潇灑,何等無求……

  東來抒嘯,采菊而見南山,陶淵明不也如此;還有那梅妻鶴子之主,采藥童子之師;難道不都是超然物外的達者嗎?

  漫漫紅塵外,飄飄天地間,隱者無求,遁乎山水之中,自悟一種清涼,自守一份安逸。

  這或許就是昔人愛惜文字,卻總愛贊頌隱士的原因吧!

  可是,終止于一個隱士,真正就像那閑花了嗎?又真正領悟了大自然無言的真谛嗎?

  賢者愛出世,卻不知懷出世之心入世。

  千百年前,孔聖人不夠曠達嗎?然而,他不結束生命于山林,而羽化于三年弟子之間。這或許才是真正的閑花,無聲而落,落在現實的泥土裏,再化香泥,以滋養萬代。如今,頂禮于他高大的身影前,他智慧的眉宇,不就是天道無言之氣嗎?這便是自然之道,他不是執著討好什麽,也無需刻意回避什麽,他是如如不動,照觀宇宙的沉穩無息。

  佛雲: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胸懷空空,卻留有萬花出香。難怪老莊不知是蝶化人,還是人化蝶,笑對萬物,原來,他已經與萬類和合,體悟了天地本無所有,卻又含蘊一切的物mg遊戲不朽的浪漫大獎真相。

  難忘怪他的妻子去世,老莊鼓盆而歌。那不正是高唱閑花無聲落地,回歸自然的聖歌嗎?

  細雨溫衣不見,閑花落地無聲,來自于自然,歸于自然。

  人也應該與自然相映,花開時,爛漫春天,留香百世,花落時,無聲無息,安詳長眠。這不就是自然,是天道,是至高的真理嗎?

  人來與萬物共生,生于自然,長于自然,歸于自然。天道無言,人道亦無所求。不求一切,更不求逃避一切。

  簡簡單單,平平淡淡,真真切切,與日月合光,與天地同德!

  人們常說,人生就是一條長路,每經過一個路口都會是經曆一次轉折。此時此刻,我就站在人生的一個轉折處,茫然與彷徨使我的心如蝶翼般顫動。微風摩擦著耳鼓,我聽見冥冥中一個聲音:“這個轉折,你會如何去面對?”

  我仿佛面對夜空,那幾億萬光年之遙的星雲,發出的竟是千百年前的光芒——我仿佛看見被貶的蘇轼,看到他面對轉折的從容與氣魄,“……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的曠達激起了千百萬人內心深沉的回響;我也仿佛看見盧比孔河畔的凱撒大帝,看到他面對轉折的果敢與堅毅,那一響亮的決定,成就了古羅馬的輝煌,也成就了人類曆史中值得永遠紀念的亮點;我還仿佛看見文革時期的沈從文,看到他面對轉折的高雅與昂揚,這位文學巨匠的心底荷花地依舊芬芳,人生路也仿佛充滿了荷花的高潔芬芳……

  繁星在閃耀,好像是對我說:“你呢,你呢?”在這轉折的渡口,前人的帆影已經遠去,洶湧的浪潮已沾濕我的衣襟。我知道,面對轉折,需要我的樂觀、從容和勇敢。而這一切,無不源自一份對生活的信心。任何一個轉折都是一個新的契機,一個新的機遇,一個個轉折堆砌出生活的多彩。任何一個轉折都是一次對生命的考驗,一次與命運的較量;一個個轉折也就成就了一次次生命的偉大與輝煌。所以,我要微笑著去面對,平靜去迎接,勇敢去較量。相信轉折之後會有春光的旖旎,會有燕雀的啁啾,會有一條更爲寬闊的陽光大道。

  人生的轉折也許並不多,但每一個轉折的影響都會很大。這些轉折也許是因爲自身的成長和經驗必經的路口,也許是生活中無辜遭遇的突變,但毫無疑問的是,都需要我們去面對。

  抓不住的歲月的鳥翼,被火光映在手掌;每一次轉折,都形成一道深深的掌紋,比羽毛還要清晰。我多希望,在我們走到長路盡頭的時候,那每一道掌紋還能讓我們感受到不息的生命力;我多希望,在每一個轉折的路口,都留下我們頑強的身影和從容不迫的笑容。

  記得席慕容的一句話:“每一條走過來的路都有不得不這樣跋涉的理由,每一條要走下去的路都有不得不這樣選擇的方向。”而在這“走過”與“走下去”的轉折路口,待我以最充溢的信心和活力,去感受靈魂舞蹈如花之綽約;待mg遊戲不朽的浪漫大獎用最堅實的心靈和意念,去創造人生爛漫如霞之輝煌。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