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捕魚騎兵,雪花的告別

雪花的告別
一片,兩片 當雪花就快要被狂風帶走的時候,那些小小的冰粒舍不得pt捕魚騎兵們。便紛紛從雲朵上跳下來與我們做最後的告別。
它們的身體是那樣嬌弱,微微地喘著氣,用纖細的小手抓住一團軟綿綿的雲彩,俯身看著地上的我們。她把一切都抛置腦後,緊緊地閉上眼睛縱身一跳
可是她又怕砸到我們將我們弄疼了,便抱住風隨著風搖搖晃晃地飄下來。雪花又是那樣嬌羞,以至于剛剛碰到我的面頰就埋起頭,變成一珠冰粒。留給我的只有點點清涼。
這幫雪花叫輕柔。
有的雪花拿不定主意要落在哪裏。只是屁顛屁顛地跟在風的後面晃啊搖啊。這時的太陽雖被棉花似的雲塞得嚴嚴實實的。可它最終還是透過棉花散發出了點光芒,只是少了夏天的銳氣。這些暖和的陽光正好落在雪花剔透的身上,折射出了耀眼的光輝,也折射到了我的眸中。
這群雪花叫奪目。
當雪花們全部落到大地上時,世界映得我滿眼都是白色。
胖墩墩的雪花趴在樹枝上,把樹枝累得變成了駝背。只要是露在大地上的事物都被覆上了一層白。
世界仿佛一下子靜下來,它在仔細聆聽,聆聽著雪花對我們的告別。【星火作文網 www.easyzw.com】

愛交織在一針一線
生活中,我們每時每刻都在背著行囊向夢想跋涉著,父母的愛與祝福交織在背後的行囊中,簡單的一針一線也可以爲你編織出向前的方向。
幾年前的春節,窗外飄著零星的雪花,積雪將地面鋪成了一片無限延伸的白。少了以往節日裏的熱鬧繁華,多了些蕭條冷落。媽靜靜地坐在床沿邊上織毛褲。針進針出,靈活的毛衣針仿佛有了生命般飛快舞動著,她沖我招招手:快來,試試肥瘦。我穿上那條織了半條腿的毛褲轉圈給她看。那只是一條樣式簡單的毛褲,沒有外面賣的那種花裏胡哨的圖案,只是單一的一種顔色。穿回舊褲子時猛然發覺褲子不知什麽時候已經短了那麽一大截。我怔怔地仰頭問媽:媽,你說我是不是長大了?媽低下頭,雙眸間噙著笑意,長發滑下來遮住了我的眼,她輕輕地點了點我的頭說:你呀,不長大難道還要變小了不成?
兩天後,我生日那天家裏人聚在一起爲我慶祝,我拉著媽媽讓她給我生日禮物,她變魔術似的從背後拿出了那條毛褲,在彩燈的映襯下,那條毛褲顯得又醜又俗氣。我有些惱,嗔怪道:嗨!你就拿這破玩意兒打發我啊?媽淡笑不語。我毫不在意地收下丟到一旁。
很久以後,我才知道那天媽媽的陽曆生日和我的陰曆生日竟是同一天。我默默地望著日曆,那一針一線編織的認真模樣浮現于眼前。心裏仿佛忽然有一處陷了下去,空落落的,似乎有什麽東西漸漸離我遠去了
我一直穿著那條毛褲過完了幾個冬季。直到它又變得短了一截,開線得不成樣子。媽又新織了一條拿給我穿。這一次我低下頭看著媽笑道:媽織的褲子就是暖和!下一刻我終于看見了她臉上露出的欣慰笑容。冬季還未完全過去,我卻嗅到了春季裏的花香氣息
只道是年少,那些湮沒在時間洪流中的點滴溫暖等到了耄耋之年後的pt捕魚騎兵們是否仍會記得呢?人生能有幾回轟轟烈烈,而最簡單的愛與幸福就交織在一針一線中【星火作文網 www.easyzw.com】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