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k5kl49"></table><pre id="k5kl49"></pre><strike id="k5kl49"></strike><dt id="k5kl49"></dt>
              

              手機遊戲程序開發-父親的愛

              2020年01月26日
              8910條評論

              奶奶是信神的,信什麽神她也說不清,別說什麽神了,天上有幾個神她還沒手機遊戲程序開發清楚,而我不信神,才怪。哪個人不信神呢?小時候信仰的神不就是坐在衆神VIP席上那個藍藍的貓型機器人麽!

              不要說十二三歲的小屁孩什麽都不懂,說慌。那種委屈那種傷心我現在還能很清楚地體會,雖然忘了是因爲一件什麽事,但那肯定是一件旁人看來微不足道而我十分珍貴的事情。

              比如說因爲實在沒什麽人才我便被拉去出黑板報,出完之後同學排名:這邊這個字最好,這個第二,這個第三,這個最難看。“最”永遠是“很”的最高級,也最能傷人心,雖然當時我只是大度地笑笑,表示並不介意。

              小時候,總認爲父親不愛我。是啊,每次爸爸都會給弟弟很多零花錢,每次我和弟弟鬥嘴爸爸都會向著弟弟,還有每次有什麽好吃的爸爸都會讓我給弟弟……現在才發現那時的我太過斤斤計較,父親的愛豈是我能用那卑微的眼光去衡量的。那時,父親不過是想去教會我如何去做好一個姐姐,正如今天他教會我如何去做人一樣,只是,那時幼稚的我怎會懂得。

              我不知道我那健壯的父親什麽時候開始變得這樣瘦弱。當我再看父親,不知他的臉什麽時候開始改變,他臉上濃密的不再是眉毛,而是眼角那深深的皺紋,他臉上的那股青年人的氣息開始黯淡,以至于再也找不到。父親是什麽時候開始變成這樣的,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只記得父親能、把年幼時的我舉得很高很高,是啊,那才是我記憶中的父親呀。把父親腰壓彎的僅僅是那一袋米嗎?是他對這個家深深的愛呀!爸爸,對不起,偷走你青春的不是時間,是我們啊!

              慢慢的,當這份愛越積累越凝重,當我漸漸的長大,當父親變得越來越老,我才忽然明白,爸爸是多麽偉大的一個男人啊。盡管他沒有一米八七的大個子,沒有龐大的體格。是啊,他是那樣瘦弱,可就是這樣一個瘦弱的男人堅強的撐起了這個家。家裏老老小小五六口人都要靠他養活。他從來沒有退縮過,在他最健壯的時候,他去擡糧食。可他那瘦弱的身軀怎經得起總日的勞累,他病了,他的腰開始隱隱作痛,可他怎麽能退,那一個家的重擔壓在他身上。當他實在沒有力氣去擡糧食的時候,他又不斷的去做別的事。他運過木頭,收過玉米芯。當新年快到的時候,他知道應該去進些紅棗賣,當蔬菜下來的時候他又去販賣蔬菜。他賣過鞋,賣過玩具,他知道什麽時候該去做什麽。他爲這個家不斷的奔波著,歲月的滄桑印在了他的臉上。照片中那個站在楊樹下的男人,濃密的劍眉間透露出一股傲氣,國字型的臉上沒有一絲皺紋,明麗的大眼睛在陽光下發亮,伶俐的短發,白色的襯衣,照片中的陽光氣息濃郁,比陽光氣息更濃郁的是爸爸身上洋溢出的青春味道。聽見爸爸叫我的聲音,我立刻跑出去。眼前的一幕我驚呆了,父親剛剛取面粉回來,他扛著那袋面粉,不,是那袋面粉重重的壓在他身上,他的腰彎得那樣的厲害,和地面快要平行了。我想要過去幫忙,他卻執拗的不讓,只是讓我幫他掀開門簾。這就是他愛的固執的表達呀。用他的話說,就是只要他還能動,就絕不會讓我去出力。可是,我的傻爸爸呀,你已不再年輕啊,現在的你連扛起一袋面粉的力氣都沒有了。我的眼角滲出了淚,卻轉過身不讓父親看到。

              然而如果真的早已釋懷,我爲什麽到現在還記著。

              回家之後就把《哆啦A夢》翻了一下,于是所有的記憶又活過來了:一天到晚都在洗澡的宜靜,長得像老鼠的快,“因爲大雄是我朋友所以只有手機遊戲程序開發才能欺負他”的大胖,比白癡強一點的野比,當然更重要的是那只名DORAEMON的機器貓——抑或是說它的那只四次無兜。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1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56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