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in寶盈手機客戶端-奈何

《邊城》,沈從文先生的代表作,爲bbin寶盈手機客戶端們訴盡湘西的風情,描述了20世紀30年代川湘交界的邊城小鎮茶峒的風土人情,生治風貌,“愛”與“美”的沖擊……
輕撫書的封面,“邊城”二字,早已令我聯想翩翩,究竟此書是探究遊走在小城邊緣的那些人那些事?抑或懷念邊城的那些刻骨銘心?抑或……如果情節不波瀾,如果文字不華麗,它又怎會引起一致好評呢?帶著那麽多“胡思亂想”,啓開邊城之旅!
此書主要內容便是在純淨、淳樸的鄉村背景下引出翠翠的愛情故事,她人生中的生離死別以及與天保兄弟、爺爺、鄰裏等發生的一段一段插曲……讀罷,心裏莫名地開闊空曠,心裏莫名的寂靜憂傷;如同對著藍得深邃、藍得憂郁的大海天空,視線永遠無法捕捉它們的邊界,浪反反複複地湧起又下落奈何怎也無法脫離這片找不到岸的海……日光明晃晃地落下,從那葉子的間隙間漏下斑駁,奈何沒有這樣的葉子爲翠翠過濾命運的殘酷。
那條小溪,靜靜地流淌而過,想必翠翠的心是平靜的;那只黃狗,靜靜地偎依身旁,想必翠翠的心是甯靜的。那個人,爲了你願做擺渡人;那個人,爲了你,犧牲了美好年華;那個人,在風雨之夜,爲了你,不幸離去……想到這些,你的心還平靜嗎?平靜了,覺得孤獨無助;浮躁著,奈何這渡口只我一人守候……
“這個人,也許永遠也不回來,也許明天回來”這句話很讓人心酸,是說翠翠執著?是說她傻?是說命運捉弄人?是說緣分至此?你可知道,傩送爲了她連富貴也不要?你可曾知道,他們之間不存在利益與貿易,那只是純粹自然的愛?你可曾知道,他們對愛的追求多麽執著?可是,傩送走了,不是不負責任,正正因爲一種良心、因爲本性,他選擇離開,那麽翠翠怎麽辦呢?一天天地等待?移情別意?翠翠該是明白傩送的,她沒有怨天尤人,只是飽含深情地“也許他明天回來……”
邊城是一個世外桃源,卻也抵擋不住命運的捉弄;翠翠是一個純自然的女孩,卻也避免不了悲哀的結局……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座童話城堡,無關金錢、無關名聲,只是住著最初的美好的構設;每當命運的打擊降臨,我們除了感歎一句“奈何”,又能幹什麽呢?我們除了在美的城堡裏找到虛擬的安慰,又能怎樣呢?不過,在翠翠身上不僅看出她的單純,她的心境,你可曾知道?因爲相信美好,所以不會放棄;因爲相信美好會實現,所以不會聒噪不安……
全文那麽樸實,人物那麽真實,它的優越之處不在技巧,卻是那一個沈先生向往的社會那一個與我們那麽相似的翠翠……心中仿佛對人生又有了幾分認識……
奈何命運多舛;奈何在多舛中我仍舊平靜;奈何結局悲淒;奈何在不如意中我依舊相信與追逐……

 
  漢語言向來博大精深,躍然紙上有了不同風格,或精美絕倫,或樸實無華,或浩氣凜然,或玉軟花柔……徜徉恣肆便有了情緒,或瞋目扼腕,或心花怒放,或柔腸寸斷,或悲喜兼集。成語是漢語言特有的語言密碼,如果把漢語言化作一套自然搏擊的功夫,成語則是其中最具殺傷力的攻防技。

  “成語傳承了中華五千年的文化,內涵了恒久不變的普世價值”評委漫畫家蔡志忠先生的說辭,讓這檔不以娛樂爲目的的娛樂節目有了鮮明主題,猜成語,論英雄,《成語英雄》是無數常人對中國文化密碼的一次探索和揭秘,情商培訓師或者公益情侶組合亦或者流浪歌手,都是身邊的朋友,但走上舞台,300秒的時間裏,就有了頭腦風暴也有了個人經驗與悟性施展,是對技術的展示也是和他人的對抗。

  學者錢文忠說:“我們看重選手是否能夠成功闖關,但是我們更看重的是,選手面對中國傳統文化的那一份真誠和敬畏。”《成語英雄》有了考察個人修爲的立場,曆史長河中,有過太多次對文化的摧毀,盡管漢語言對每個人而言,是牙牙學語就開始積累的經驗,但闖關,則是重拾文化碎片。以一人隨機作畫,一人猜出對應成語的方式,則是讓體驗有了動感。每個組合背後的辛酸與心聲,讓節目有了生活的煙火氣,也有了直指人心的力量。最終,成語橋抵達的並非是彼此,而是彼此對那些久經錘煉的成語魅力的感受,是一處欣喜所在。

  有崔永元的加盟,讓《成語英雄》又多了一份文化氣質,也是未播先熱的一個因素,“他們是最有能力的中國傳統文化的傳播者”,崔永元說給選手的話,在他自己身上,亦有體現。一檔有文化的“娛樂”節目,是目下對文化拯救和傳播的途徑,應該算是慶幸——至少還有途徑得以傳播。共同解開中國文化密碼,尋找成語英雄,“bbin寶盈手機客戶端們沒有理由做旁觀者。”確實也是一種責任所在。

  《成語英雄》這檔節目的目的在于用一種新穎的方式來訓練和引導大衆對成語文化的興趣,興趣能引發情操,舞台、名人、都是年輕人的興趣熱點,能給他們帶來興趣。有興趣則就容易有傳承和繼承,好東西就能留了下來。

  現代人比上一代人浮躁,靜不下來,也慢不下來,文化則讓人能在動中有安靜下來的力量,如何能寫好一篇文章,很簡單,去背字典背詞典就可以。成語的魅力往往不同于現代漢語,它代表了一個故事或者典故,是從古代相承沿用下來的,有著深厚內涵,但其表則簡潔生動,形象鮮明,成語是內力深厚之人信手一招,有勝過刀槍的優雅。徐皓峰在《武士會》中寫一位老先生“文字是隨手技”,那是常人無法企及的一種境界。《成語英雄》就是要培養人的對這種技術的興趣。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