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發網登錄|夢亦無情

“發考卷啦!”不知是誰高呼一聲。已經初一的88必發網登錄,也算經曆過大大小小各式各樣的考試,算個考場老手。“诶,80分。”我歎了口氣,定定看著這個曾相識的分數,但心態卻截然相反。思緒慢慢飄回到三年前,那場考試,那個令人悲傷的分數,以及我那特別的收獲……
——題記
  考試我認爲就是證明自己檢驗自己的一種方式,但那一次,那一個80分,令我明白了一種別樣的人生哲理——對考試寬容,那種寬容像一首韻律歡快、甜美的詩,令我豁然開朗的詩,爲我指點迷津的詩。
  天灰沉沉的,哭喪著個臉,淅淅瀝瀝地下著小雨,掉著淚。诶,真懷疑老天抄襲我的心情。我落寞地走在回家的石子路上,耳邊一直回蕩著老師的話語——管思涵,最近你的成績下滑得很厲害,這麽簡單的試卷才考了80分,都要倒數了……“啊!”我捂住耳朵使勁搖了搖頭想驅散老師的魔咒,但她那張憤怒的臉龐怎麽也不肯離開我的腦海。我抱住頭蹲在雨簾中,淚水不受控制地滑落……我不算個好強的女孩,但一直浸在“好學生”光環裏的我,“80分”無疑毫不費吹灰之力地推到我,推碎我那玻璃心。
  我突然站起來,發瘋似的沖回家,沖回屬于我的小窩,安撫安撫我受傷的小心髒。倒在屬于我的大床上,腦海中不經意浮現出往日沒考滿95分,父母那副凶狠樣。不受控制地我又想到同學們議論我分數的情景……窗外雨越下越大,雷公電母也來助陣,這聲音聽在我耳中,就像無情的嘲笑,諷刺極了……突然我眼前一黑,“某某中學一女學生考試沒考好跳樓自殺”這個標題一下子躥到了我眼前。我感覺此刻心口非一般疼,一種從未有過的恐慌感油然而生……
  事後我的心情也慢慢恢複,荒唐的想法一一跟我說“拜拜”。我靜下心來,認真思索這個80分,一個字眼“寬容”不合時宜地冒上心頭,“是啊,給80分一點寬容!”我開心地大叫起來。那一刻“寬容”就像一首恬靜的詩,一點一點撫平心頭的漣漪,像給我吃了一顆定心丸。
  那一次,我沉澱多時以後,自學了“寬容”學會給80分一份寬容,給自己一個試錯的機會。現在回過頭一想,爲什麽女學生會因爲一個不滿意的分數而離開這個美好的世界?歸根結底,她不夠寬容,她沒有良機拜讀“寬容”這首詩。現在我學會了寬容,學會給任何事物一個寬容的機會。
  我漫步在回家的路上,天氣很好,萬裏無雲,那條石子路經過三年的磨練,越發圓滑,也許它也拜讀過“寬容”這首詩。此刻80分的試卷如同浮雲,它會是88必發網登錄登上成功的一個墊腳石,這都感謝那首詩,那份“美麗”的寬容。
  寬容,是一首人閱人愛、脍炙人口的好事!

  你看,放眼南唐,有幾人及得上他的才華?精通詩詞,善于書畫,深谙音律,莫不說男子,就連當時京中的貴族女子能做到這三點的似是少而甚少。若是一般子弟,他大可散盡家財,在歌舞升平中盡情的去尋找自己的人生,可奈何他是南唐的國君!子承父志,父輩祖輩的雄心壯志他應當知曉,他理當知曉,他應當像所有有著壯志雄心的王侯將相一樣勵精圖治,擴南唐之疆域,成爲中興之主。
在擅長織麻鞋,織白絹,在那赤足披發的越國亦無所爲,再結實的麻鞋,再耐用的白娟在越國人眼裏或許連喂牲口用的野草都不如。就像那李煜的才華,勢必窮竭奢華也與那興國大業格格不入。做國主。那些的那些不過就是鏡花水月的一場空夢,夢醒了,便再也回不去了。
“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鈎,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國難至此,他也就只能發出這樣的一聲長歎。他的柔弱婉轉又怎比得上趙匡胤的泱泱王者之氣?他待古書文獻也比治國來的有興趣,“牙簽萬軸裹紅绡,玉粲書同付火燒。”他甚至在責備,責備南朝梁元帝在兵馬壓境時將畢生珍藏逗盡數焚燒。哪試想有一天亡國的他站在烽火狼藉之中他該何從選擇?或許亡國不要緊,身亡也不在意了,而那些藝術品卻該妥善保管,被靈魂寵愛包容。
“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遭東風,雕花欄杆玉砌石階還在,可那舊南唐的宮人恐怕早已容顔不在,連他自己也不是當年的驚才絕豔、清俊柔和的天之驕子。可這宋宮真好,依舊一派春風。祖輩的基業在自己手中反沒被發揚光大,此刻卻已成“故國”。已不堪回首。憤恨自難消除,他忍受這一切不堪的淩辱滿腹才華在滅國後一文不值。後世追封他爲“千古詞帝”,而他賠上的卻是亡國的代價,這一切顯得那樣的蒼白無力。說客徐铉將李煜描述成一個喜好和平、仁愛友治的君主,他背出李煜的“月寒秋竹冷,風切夜窗聲。”又怎比得上趙匡胤的“須臾走向天上來,卻趕流星卻趕月”?前者太過委婉柔弱。這幾分精秀雅致,也讓徐铉徹悟。就連最終被徐铉出賣,這也怪不得徐铉。這天下本就該由那些擁有淩雲壯志的,泱泱王者之氣的人來治理。再才華橫溢,風華絕代,在這亂世亦毫無用武之處。滿腔的才華就像那絢麗的夢,在現實面前,它終究是黯然失色,令人扼腕的。
說到底,李煜一生是失敗的,不得意的。命運一手把他推向萬丈光芒,一手又令他跌入深淵。若要悲歎,也只怪得他生于帝王之家,擁有的不是一統天下的軍事才能。一江春水終歸向東流去,帶走了李煜的一生歡喜,也讓那黃粱一夢付諸東流,那夢,終究不是現實,也成不了現實。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