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28九九預測,我們的名字叫坐在“最後一排”的人

  印象裏,夏天是炙熱的,火紅的大太陽烤著大地。池塘裏的荷花,清香四溢,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濃綠蛇紋的西瓜,鮮紅可口的果肉,則是夏天的代言。

  oh,放假了!加拿大28九九預測激動得在沙發上跳起來,沙發墊也變得凸凸凹凹。

  “Z……”是手機在振動,大清早的是誰給我打電話,煩不煩啊,就這樣我很不情願的接聽了電話,喲,原來電話那頭是我的好閨蜜,我開始興奮起來,七彩的假期生活就這樣拉開了帷幕。約定時間和地點以後,挂了電話。

  我們手挽手在大街上晃蕩著,也不知道去哪裏,只是左顧右盼,看著道路兩旁的小店。穿梭于七星街頭,擺地攤的倒是挺多,算不上什麽琳琅滿目卻物美價廉,看到好看的衣服就讓老板取下來在身子上比比,合適喜歡就買下了,時針那短短的小手又在挂鍾上往前走了一格又一格。

  “每次都這樣在街上逛來逛去是不是太無聊了呢”閨蜜說,是啊,真想找點好玩的事情做,可是做什麽啊?想著走著看見了一個舊書回收攤。“我們把看過的舊書拿來賣好不好”我說。好啊,這下終于有事情做咯,我們回家把舊書放在一個大紙箱裏,盡管兩人擡著在晃,顛簸著,還是很順利的擡到了舊書回收攤,我和閨蜜墊著幾張報紙盤腿坐下,就這樣坐了大半個鍾頭我們什麽收獲都沒有,路人總是投來異樣的眼光,我們嘴裏重複著同樣的話,買書嗎?我們倆人穿著T恤,太陽曬著裸露的皮膚,又熱又燙。“小妹妹,這書怎麽賣呀”我們終于有了第一個顧客,聽到這句話時我心裏就像一罐倒翻了的蜜罐一樣,甜甜的。我撞了撞閨蜜的胳膊,小聲問賣多少錢合適呢?顧客看著我們倆笑了笑,閨蜜說:“叔叔,不貴,這些都是舊書,都看過很多遍了,就兩元一本吧。”叔叔一連買了7本,就這樣我們賺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後來我們有了更多的顧客,雖然沒有把書賣完。那天我們賺到了78元,雖然不多,但我們卻辛苦了一天,曬著太陽,汗都淌成了一條小河,不過我們還是咧嘴笑了起來,倆人平分後我把錢放進了儲蓄罐裏。

  年複一年,日複一日。每年都有夏天,唯獨今年的夏天讓我很難忘,那78元人民幣攥著很舒服,抵著炎熱售書只是一天卻非常累,日夜堅守在崗位上的環衛工人他們是否更累,我們的父母也一定更累,好好珍惜吧,這就是我的夏天印象。 

 “最後一排”是我們班的邊疆,地廣人稀,氣候惡劣。所以“好學生”避而遠之,“搗蛋鬼們”心向往之,我在還沒有弄清楚自己屬于哪種類型的人時,就坐在了“最後一排”。

暑假前的一次考試,我大意失荊州,敗走麥城,名次是飛流直下三千尺。遙遠的嶺南啊,頓時成了我的“後花園”,可我卻沒有蘇東坡的豪放灑脫,吟不出“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做嶺南人”的妙句。當老師宣布這消息時,頓時有一種“世界末日來臨”的感覺,兩眼昏花,頭暈耳鳴,真的快要支撐不住了。

擡頭一舉目關心我的全是班中的幾個成績差的“搗蛋鬼”。窗子在我的左手邊,涼風習習,吹散了我眼前的霧霭,若隱若現,幾個“搗蛋鬼們”對我眉目傳情,擠眉弄眼,“本地土著”送來獨有的問候。

“嘿,小黑,不要垂頭喪氣,這裏光線不好,空氣新鮮;成績不好,心情不差!”阿蔡用辯證法安慰我。

“是啊,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不就是沒考好嘛!還有下一次嘛!”老陳的精神勝利法,聽聽,蠻有道理。

他們表面嬉皮笑臉,課堂上嬉笑怒罵沒個人樣,可在暗地裏也在下功夫呢!阿蔡在被窩裏拿著手電筒背單詞,老陳在宿舍睡覺時經常發出“我考上了”“我成功了”的聲音。看著他們真誠的眼神和自欺也欺人的笑容,我又有了信心。

在一節物理課上,物理老師用他不標准的普通話說出了一道題,可全班沒有人會做,碰巧我做過,我舉手了,不止舉手還拼命搖動著,可老師卻說“唉,怎麽就沒有人回答呢?”我失望了!不!不是老師沒有看見,而是老師認爲“好學生”都做不出,更何況“壞學生”呢?我久久未放下舉著的手……

一個學期過去了,我也離開了“最後一排”,同時離開的還有特鐵的阿蔡和老陳,當然,同樣數量的人也“中箭落馬”。

“要不要勸勸他們?”

“好的,我們不僅僅是過路人,更是經曆滄海桑田的同路人。”

我們走到唉聲歎氣的同學面前:“這裏光線不好,空氣新鮮;成績不好,心情不差!”

別了,我的流放地,你讓我承受委屈,經曆風雨。加拿大28九九預測想:有永遠的“最後一排”,卻沒有永遠坐在“最後一排”的人!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