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in贏錢-致我們遠去的青春

  曾看魯迅文章,記得有那麽一句話讓人費解。“bbin贏錢家門前有兩棵樹,一棵是棗樹,另一棵還是棗樹”。雖然這種奇奇怪怪的寫作方式我沒用過,而且內心深處並不覺得它像老師講得那般好,但我卻認同那兩棵樹是幸福的,畢竟平凡如此的它們,也如此風光了一把。

  名人筆下的樹,終究是不一樣的。無論其品種如何,姿態怎樣,都有它們獨特的地方,它們不再是普通的樹,也許很多年後樹旁邊還會豎起一面牌子,上書“魯迅先生筆下的棗樹”,于是南來北往的人們都來仰望這棵樹。

  路旁的行道樹,因此就成了對比,似乎成了一種卑微與渺小。車輛奔馳而去過後滿樹灰塵,但它們還是努力站出一種姿態,一種昂揚和靜默的姿態,也努力保持著翠綠。

  想那遠山、密林、深谷和幽澗中的樹,是快樂自由的。也許有競爭的壓力和可能被砍的命運,可至少一生都在爲自己是樹而活,爲努力成爲一棵參天大樹而活。自我,本色,任由風雨飄搖。

  又想到成片種植的果樹,有果農施肥澆水除蟲,生長無憂。可它卻不能肆意瘋長,它們的姿態是果農修剪來的,産值最大化是果農追求的目的,于是,這些果樹被拉枝被修剪,都成了一種模樣,也沒了獨特與個性。

  一直記得校園那條林蔭大道,兩邊魁梧的梧桐樹很是壯觀。那是我對大樹標准的初印象。很多美好的記憶都挂在那樹上了。摘幾片寬大的梧桐葉鋪于草地就可以當坐墊,所以總有三三兩兩的大學生零零散散的坐著,談會小情說會小愛,青春時光就這麽呼啦啦的過去了。到了春夏之時,白紫的花兒填滿枝幹,一串又一串,一團又一團。花兒輕輕的不經意間飄落,一朵,一朵,悄無聲息,看滿地灑落的梧桐花時才要駐足觀賞,看它飄落的樣子,此刻,我們都是詩人,一顆心想要與梧桐花輕輕搖曳在醉人的青春校園。這個季節,滿園幽香。

  可是我無法永遠醉心于梧桐樹營造的詩意當中。心中總是牽念那些卑微的人行道樹,我希望在我行走的路上它們可以卑微到老。可是,城市在擴展,在不停的規劃、設計、建設,棟棟高樓拔地而起,曾經的人行道樹終究沒能伴我一起成長,不會有論證不會有聽證也不會聽樹想要生長的心聲,它們就被砍伐了,就在我上學的路上,早上還迎接我們的樹等放學看到時已倒在路邊,親愛的樹姐姐,你終于沒能陪我初中畢業,霎時間眼中似有淚花。

  總是在說,我們要有我們的城市精神,要有人文氣息,要有的曆史,原來這一切的一切都是以人類的生存和發展爲中心的,而樹是不會說話的,沒有思想的,不需要征求同意的。而我記得有文章講到,被譽爲世界最長的空中纜車的澳大利亞“天空之軌”,全長7。5公裏,中途經32個塔台。建造這個纜車時,爲了不破壞雨林生態,纜車的支柱全部用直升機吊裝,過程中從未砍伐過一棵樹,前後耗時40個月。今天的遊人們,滑行在熱帶雨林的上空,壯麗的湖光山色和奇花異卉不絕眼前,你可以眺望整片密麻麻的熱帶雨林,纜車每行駛100米,便有超過80種不同品種的樹木出現眼前。對比一下,我無言,如同那些被砍伐的無言的樹。

  已有的十幾年的生活,各種不同的樹伴我一路成長。它們永遠默默的營造一方綠蔭,在我一顆少年的心中,樹無論品種與用途,也不管它紮根何處,它們與我們相伴而生,它們還承載著我們成長的記憶,承載著一個城市一方村落的曆史。因此,我爲樹書寫,我也願我們人類都能視樹爲朋友,與它們在四季對話,那會是自然界最美的音符,躍動在大地母親的胸膛. 

青春,總是給予我們太多的話題,一直想把青春嵌入文字裏,卻遲遲不敢下筆。只因我這笨拙的淺筆不敢肆意描墨,唯恐那美麗的青春在我的落筆下,變成了慘不容睹的醜小鴨。原諒我對那些逝去的年華一份眷戀的感情,輕描淡寫地對她簡易的寫真。
  ——題記

  轉眼之間,暖陽高照的秋天已接近尾聲,替之而來的卻是一天更比一天涼抑或冷的天。春華秋實,在這個秋天豐收的季節,農家人都收獲了谷滿倉的喜悅,于是,歡聲笑語就飄蕩在這個美好得有點幸福的季節。

  秋風微漾,讓心靠近陽光,抵近它最後的余溫。捧一杯熱茶,依窗獨坐,在濃濃的茶香裏,把今秋最後一天的美景收入眼底,存藏于心底。唯恐稍不留神,一轉眼再也不能看見。或許,眼前的季節,繁華得再美好,時光終會領著我們,走向遠方,空負我們眷戀的心。

  流年似水,流走了我們太多美好時光。無論我們多麽虔誠地依戀她,把光陰以分以秒來珍惜,她卻對我們的憐惜卻視而不見,固執地前行。

  一晃眼,青春已走遠,我們已不再年輕。站在今天的路口,我們轉身回望,一路的腳印深深淺淺,篆刻在過去難忘的時光……

  那些年,我們都曾愛做夢,幻想無邊際。總是夢想自己是那個無所不能的天使,總以爲自己能讓這個世界來個翻天覆地。那些輕狂的夢想就像夏夜草叢的紛飛的螢火蟲,閃爍著暗淡的光芒。

  那些年,我們也喜歡黑夜把孤獨飲醉。趁著月朗星稀的夜晚,悄悄地把滿滿的心事放飛,當流星在眼前劃過的瞬間,許下只有自己知道永遠不能實現的願望。

  那些年,我們豪情萬丈,我們以爲朝陽爲我們升,我們以爲春花爲我們開。熱血在心中翻滾著浪花,我們裝扮一新,趾高氣揚地走過人頭攢動的街頭,人們會對我們淺淺的笑,淡淡的說,因爲你年輕。

  那些年,我們的心隨春風蠢蠢欲動,有棵花樹正在悄悄地發芽。我們也偷偷地暗戀上了她,喜歡她在心裏制作甜蜜的滋味。那年寒風四起的冬天,吹亂了早已費心疊好的九十九封情書,看著漫天飛舞的白紙黑字漸漸消失在風裏,那刻的心也真真實實疼痛了一回。

  那些年,幸福的煩惱堆積在我們的心懷,也讓我們徹夜未眠。迷茫中把苦澀悄然咽下,一直到心沉底,笑一笑後每天陽光還是那麽的燦爛……

  不經意間,美好的年華悄逝在昨天,青春在我們的身後揚手遠去。我們不再是那個懵懂的少年,不再是無憂無慮把歌唱的年齡,不是太多的光陰等著我們可以隨手揮霍。一場遊戲一場夢,所有的幻想和夢像飄過的肥皂泡沫,最後破碎在風中。那些遇到過的人,經曆過的事情,都只不過是這一路上短短一瞬間的插曲而已。

  那些過去的時光,串聯起我們永遠不能複還的青春。如同我們在超市裏購買的甜點,直到吃進肚裏已消化了許久,它在嘴邊的余味還讓我們回味無窮。我們應該感謝記憶,感謝她把我們戀戀不忘的過往青春剪輯成片段,溫情地豐富著我們的神經。每個剪影都在證明著,青春,我們曾來過。

  在一個風起的日子,我們時常翻轉著青春的扉頁,在回憶裏尋覓那裏的春暖花開。飛揚在青春裏的那份激情,如今不再湧蕩我們的胸懷,化爲溪水流淌心際,承載一簾的雲煙。

  在這秋的邊緣,青春的回聲還飄蕩在耳畔,那種戀戀不忘的感覺終究難以割舍,卻成爲我們人生旅途中最重要的一程山水。我們在那裏展翅學飛,我們在那裏成長。猶如衍生的季節一樣,不停的更換著年輪,豐碩的羽翼和朝霞落日一起成熟。

  青春已漸行漸遠,如今的我們滿存信念,韶華傾付。舉起的雙手也能支撐一片天空的藍。身處泥濘的路途中,我們也可以一直向前,風雨裏我們也要翻山越嶺,只因bbin贏錢們都是不悔的追夢人。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