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貴賓會在線_微笑面對

"竹子開花怎麽個樣,真想看看;對了,明天竹子開花就好了,那……"
"別胡說,快把那話收回去,竹子開花可不是個好兆頭."一個素不相識的老頭打斷了99貴賓會在線的話.
面對這一大片竹林,不,應該說是海,我才不想理會這樣一個老頭呢,我和同伴們走開了,並對這個老頭進行了一番評價,從他頭頂的地中海到他腳下的破鞋——也許他穿著一雙草鞋還會引起我特別的注意——他的一切都那麽討人厭.當我們將他談到連自己也覺得不好意思說下去的時候我們才停了下來,但心裏並沒有産生長時間的內疚感,我們繼續遨遊在竹海中.竹海,那是翠綠色的海,它也有漣漪,吹動這波浪的也是風.
這一大片竹子長得那樣的好,興許是該地區土壤肥沃的緣故,但聽大人們說這裏的竹子本來可沒那麽多,自從那個老頭……
又一次踏上了這片土地,這次是我一個人,心裏亂糟糟的,來這裏只爲了能找回那片甯靜."竹子開花!"突然想起了這個問題."會不會是我說了竹子開花,有了報應,才發生的這件事."我越想越害怕,竹海不再是翠綠色,而是深綠色,多了一種陰沉.我正想逃走,遠離這個地方,那老頭又出現了,腳下穿的依然是破鞋,不過這次他的臉我沒敢看.
"你來過好幾次了吧!你很喜歡竹子吧!"
那個時候,我自己也不知道對竹子是喜歡還是畏懼.我呆呆地站在那裏,頭上已經全都是汗,冷汗.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他遞給我一大捧野草莓,在我的家鄉,我們稱他們爲"夢子".我接過手,看了老頭一眼.他的和藹超乎了我的意料.
我們閑談著,漸漸地又觸及到"竹子開花"這個話題.
"你不用害怕,以前我也以爲竹子開花是噩運的開始,是竹林讓我明白我錯了."
"啊!"
他把我引到了他的小竹樓,它在竹林中,沒有茶葉,但卻散發著一股茶的清香.
"竹子開花,就預示著竹子的死亡."
"真的……"我惋惜地說.
"其實竹子跟人一樣,也有生老病死,這棵竹子死了,還有另一棵竹子會長出來……"
又一次,我走進了竹海,"竹子開花了!"我跑去告訴老頭,但竹樓裏空空的,那老頭已經不在了. 

 好像是那個熱鬧的秋天吧。當時風兒掠過,卷起遍地落葉,我踩著金黃的落葉,聽著“嘎吱嘎吱”的聲響,心裏舒服極了。
今天是舅舅的大喜之日,我早早來到飯店,開始准備我醞釀已久的曲目《美麗的秋天》。
不一會兒,賓客們漸漸入座,氣氛也隨之熱烈起來,道賀聲、歡笑聲、嬉鬧聲,不絕于耳。我忐忑地坐在座位上,手不停地來回絞著,腳下好似灌了鉛似的,遲遲不肯邁開步伐。盡管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備,但看著這人頭攢動的場面,手心還是忍不住沁出了汗,我怯場了,一會到底是上還是不上?我猶豫了,退縮了。
喜宴過半的時候,在媽媽再三的催促下和親朋一再的鼓勵下,我怯怯地走上了舞台,望著台下這麽大的場面,以及每一個注視著我的熾熱眼神,我心跳模式“噌”地一下被設置爲了“加速”,直感覺呼吸加快,手指僵硬,下肢不受控制地在抖動(幸好褲子穿得寬松,別人輕易不會發覺),心也好像已經跳到嗓子眼了。我該怎麽辦哪?
“既然無法逃避,那就微笑以對。”在這讓窒息的時刻,我想到了一位心靈導師的這句話。是的,衆目睽睽下,我確實已經無路可走,無路可退,那麽,就微笑以對,坦然以對吧。相信自己,已經准備得很好了,加油!我在心底不斷爲自己打氣。短暫的“驚濤駭浪”過後,我感覺自己平靜多了,鎮定多了,就穩穩地握住了話筒,穩穩地報出了我的曲目。說完深吸了一口氣,平靜地開始了表演。
當美妙的音符像頑皮的精靈,在我的撥弄下,緩緩地跳出來,組成一首柔美的曲調時,我起伏不定的心也隨著這優美的旋律平靜下來。我感覺自己不再緊張了,而是完全投入到演奏中去了,肢體語言也完全隨著旋律而忘情地表達。睜眼望去,看到賓客們也好似沉浸在音樂中,還不時地颔首贊許。
隨著最後一個音符的完美演繹,全場起了熱烈的掌聲。此時已經完全泰然自若的我,按既定安排,甜甜地爲舅舅說了祝福語,然後面帶微笑、大大方方地走下了舞台。
這次表演讓我收獲了成功,收獲了掌聲,最難能可貴的是,讓99貴賓會在線收獲了自信與勇氣——“既然無法逃避,那就微笑以對”的自信與勇氣!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