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聊天的軟件-抓不住的時光

大難過後當思過

美國海濱城市遭到飓風襲擊,市民的生命財産遭受嚴重損失,總統兩次飛抵災區,派兵送物,解救災民。
世界震驚,各國爭相慰問,捐款捐物,表態的國家和地區已達六十多個。不管平時如何,現在是人類共同承受的困難,是人類共同面對的水火。
城市還在水泊中,人民還在饑渴中,等待著救援,等待著探望。人的本能在掙紮,人的意識在呻吟,人的生命在喘息,人的眼睛在尋覓。
總統說援救遲緩了,這不是做作,也不是檢討,因爲在人們生命去留關頭,實在不允許表演政治戲劇,它需要的是人的起碼的良心,它需要的是人的快捷的動作,它需要的是人的互助的精神。
救災才剛剛開始,就連昔日的宿敵和窮困的國家,都伸出了慰問援助之手,表現的是肉長的人心,表現的是血流的熱情。
大難過後,是不是能夠幡然醒悟呢?也不盡然,政治是不隸屬于慈善的。但是,需要重新審視世界和策略,對國民的輿論傾向要思索,其實這也是政治。
元首不僅是給集團當的,也是給國家的國民當的。

了解在信任先

初到一個單位上崗,很虛心很努力,過了一段時間,蓦然産生無可名狀的煩躁來,心裏嘀咕:什麽時候才能得到信任呢?
是啊,從原單位出來就帶著美好的理想,抛棄了舊有的對原單位的眷戀,在新單位難免出現心理的落差,新人面對新單位,必然有一個適應的過程麽。
人要生活,就要工作,而工作就要與別人結成各種各樣的關系,即使在松散的組織裏。你可能有學識,有能力,品性也不錯,何以證明呢?這就需要時日,讓人家了解,讓人家信任,才可能度過磨合期,立足期,進而得以發揮聰明才智。
人們相互間需要了解和信任,進而促進協調進展。了解在信任先,所以就不可能在組織不甚了解的情況下,委你以信任。
了解,是感知是相信,信任,是承諾是托付。了解和信任,是雙向的是互動的,而且是動態的。
加強了解,增進信任,單位的內部外邊,行業的內部外邊,甚至大到國際關系,都需要認真對待和處理。
由此看來,人需要了解,需要信任,首先都不要把自己當做舍可以聊天的軟件無人的貴族或者天生治人者,努力工作吧!

腳上泡自己挑

俗語說,腳上泡自己走的,含義有貶,意思是人犯了過失是自己造成的,勸解人們遵守規則遵守紀律。
路,需要自己走,走路多了,腳底板難免起泡,挑開就是了。人生的路很長,攪拌和地面摩擦,肌膚在未結成厚繭之前,磨出水泡血泡是自然的事兒。路,有平坦的,更多是崎岖的,還有泥濘的,荊棘的,甚至是陡峭而險惡的。走路,有時需要爬,需要鑽,需要滾,需要撐下去。對于走路的人來說,何止是腳上的泡,恐怕還有身上的傷,心裏的痛啊!
俗語講,人生就怕背上“二壺”,何謂“二壺”?藥壺、迷壺是也。藥壺易解,即告誡人們注意健康,少生病,省得靠背藥罐子活著。迷壺,比較費解,其實是迷糊的諧音而已,說來幽默,外延冷峻。
迷壺,迷,爲迷魂藥,迷魂的東西很多,民間簡單地歸納爲酒色財氣四大類。又說,酒是穿腸毒藥,色是刮骨鋼刀,財是剜心尖爪,氣是下山猛虎。其實,既然能夠迷魂,自然就爲人鍾愛,無非是不要貪婪過度而已。
走路,要吃要喝,要尋覓同路人,要遇見許多吉凶禍福。人生的道路是漫長的,要緊的只有幾步,多洗洗腳,多挑挑泡,踏過崎岖,越過險惡。當你回首往事時,不因抱憾而欣慰。

手指太短,時光太長,一不留神往事都已成回憶。
不知道從什麽時候開始,我對節日的期盼漸漸的有了疏遠的感覺,再也沒有渴求那種歡鬧場面,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憂傷,舉家歡樂的日子也是那麽難得。曾何幾時,我們都還很小,雖然如今我們還沒老去,但那時候的我們真真切切的浸淫在歡鬧的節日氛圍當中。
冬天是個懶惰的季節,一向勤勞的莊稼人也會在這個時候伸伸懶腰,暖著土炕,東家長西家短的走家串戶。而我們小孩子每每這個時候卻很期待,很向往,裹著厚厚的冬裝,總是天一泛著魚肚白就醒來,嚷著起來去找小夥伴,盡管我們都還很小,父母們還是幫我們穿好衣服後很放心的放我們離去,最後也不忘記叮囑中午回來吃飯,雖然每次吃飯都是被父母牽回家的,也很惬意。
那個時候我們喜歡玩,也只知道玩。打沙包,踢毽子,喊警報(捉迷藏的一種),抽木猴(陀螺),過家家,鬥基,摔跤,打雪仗等都是我們在冬天如影隨形的活動。農忙時節父母們無暇照料我們這些小祖宗,只有帶在身邊看管,我們仍然玩得樂此不疲,春天在地裏掐新芽,刨土,夏天捏泥人,抓蟲子,秋天東瞅瞅西瞅瞅房檐下的雛燕嬉戲打鬧,還不忘拿著竹竿去捅燕子窩,總之,我們都是自由的。
或許是時代變化太大的緣故吧,現在的飲料,水果,零食玩具等都是我們那個時候的天方夜譚吧,想都沒有想過。說沒有零食是不對的,因爲不管哪個年代,零食都是存在的,就說棉花糖,糖葫蘆在中國盛行的很多年。那時候,冰棍汽水辣條是夏天很講究的零食,雖然很廉價,但對于我們已經很是滿足,逢年過節的都有糖果和肉可以吃到,更有甚者春節有新衣服可以穿,有鞭炮可以放,可以跟著大人去廟堂中燒香拜佛,看似簡單卻已經是回味無窮了。
飄零在異鄉城市,沒有阖家歡鬧的場面,沒有家長裏短的問候,一個短信,一個電話,卻已將人情冷暖包含。逢年過節已經不全是其樂融融,親朋好友收到的更多的是信息化的客套話,轉發短信寫別人名字的大有人在。時光太快,不經意間流失了好多人,漸漸地在我們過節向不沾親不帶故的人好禮相送,好話恭維的時候卻忘記了給曾最親最愛的人那一個個簡單的問候,從此,樂此不疲的奔走在時代波濤下。
我們的父母受教育程度不怎麽高,對于知識這個概念模糊不清,但是,他們卻很期盼讓我們以後生活的更好。農村的孩子只有通過讀書改變面貌,這可能是那個時候千千萬萬個人心目中的想法了,也許是我們的起點太低,又或者是時光太快,還沒有落腳的我們卻已跟當前脫節,每逢過節,再也沒有小時候那種渴求,因爲吃喝玩樂應有盡有,衣食住行千奇百怪。
都說知識改變命運,而我們打小就學的知識從來都是冰山一角。各行各業形形色色,求真務實的人找不到出路,投機倒把卻成了人中龍鳳,百姓越來越丟失從前那份惬意,取而代之惶恐不安,是現在的世界太假,還是我太無能。我不能苟同,我相信這樣的社會不會長此以往,也衷心希望美好的新天地不會太遠。
每每追憶童年,都會很惬意的扯起嘴角。不是留戀,而更多的是渴求。抓不住的時光,請慢點吧!可以聊天的軟件們會走得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