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上偉德網站_最愛的曆史人物----項羽

青青子衿,悠悠線上偉德網站心。縱我不往,子甯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縱我不往,子甯不來!

挑兮達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見,如三月兮!

第一次認識錢學森是在小學的課本裏,課文中這麽一段話讓我始終記憶猶新,美國海軍的一位領導人曾對美國負責出境的官員說:“我甯可把錢學森槍斃了,也不讓他離開美國!”“錢學森至少值五個師的兵力。”當時的我對此並不熱心,只是老師總說他很厲害,于是便有了小孩子所謂的崇拜,但這種崇拜並沒有持續多久,便被另一種崇拜所替代了。第二次認識錢學森是在感動中國人物榜上,因爲比較喜歡看這一類節目,所以那一次在感動中國上看到了錢學森,知道他是我國導彈之父,知道他爲了祖國放棄美國的高薪工作…

第三次認識錢學森是偶然看到新聞上播報他去世的消息,那時真的很難過,想著這麽一個偉大的人就這麽去世了,我想如果當時錢學森沒有回來的話,我國的航天事業也不會發展的如此迅速吧?當然這是後話,畢竟他回來了,甚至給我們帶來了高新技術…

第四次認識錢學森就是這一次了,說實話這一次更觸動我的內心,以前看書聽老師講錢學森的事迹,總覺得很玄。畢竟我們這些90後始終也無法了解那些老一輩的艱辛,甚至缺少了一份愛國的熱情,一份爲國獻身的激情,他們身上所體現的很多優良品質似乎也隨著時代的發展漸行漸遠…

雖然只是一個多小時的電影,給予我的更多的是震撼,是感動,當然還有些許氣憤…

當我看到錢學森與衆多中國科技人員夜以繼日地爲中國偉大的建設事業奉獻自我,最後終于取得標志性的勝利之時,我真的震撼了!在當時那麽艱苦的時期,竟然能取得如此大的成就又怎能不振奮人心?

當我聽到錢學森說,他在美國學習就是爲了報效祖國,甚至爲了回國放棄美國的優良待遇的時候,我真的感動了…試問:如今的中國人有多少能爲國至此?又有多少那些所謂的“偉人”“能人”早已貼上外國的標簽?爲什麽諾貝爾獲獎史上,中國始終是空白?難道中國人就比那些洋人差?NO!NO!NO!世界上如今盛傳如此一句話:“美國人的智慧在中國人的腦袋裏,美國人的錢在猶太人的口袋裏。”這句話足以證明中國人絕對是智慧的化身,那又爲什麽中國總是落後于美國呢?那是因爲很多原原本本的中國人如今已變成了“美籍”華僑…這是多大的諷刺啊?中國這個偉大的母親用乳汁認真澆灌的孩子們最後竟然用這種方式回報他們的母親。你們可曾聽到你們可敬的母親在低泣?

當我看到那些美帝國主義者爲了阻止錢學森回國,將他關押,處處監視他,甚至以非人的方式對待他時,我不自覺地緊握著拳頭;而當我看到所謂的“俄羅斯老大哥”以鄙視的態度對待我國渴求技術的“學生”,我感到我的心都涼了一大截,這是何等的淒涼啊?那種被人瞧不起,被人欺淩的日子終于結束了。今天的中國早已不是那個受人欺侮的國家,可是爲什麽,總覺得缺少了什麽?航天事業飛速發展,經濟也發展的極其迅速…是精神!是品質!是熱情!

或許如今的我們生活太過安逸,所以那些曾經我們極爲推崇的“兩彈一星”精神,“雷鋒精神”…早已被我們丟棄,那些先輩們用汗水和鮮血換來的勞動成果正一點點被侵蝕,我們又該何去何從呢?

東西丟了可以再找回來,心丟了去哪找呢?錢學森的心在中國,所以他毅然選擇回到祖國。可中國人,你們的心到底丟哪了?

霸王項羽
三年之間,滅暴秦、統諸侯、占五地、坑戰俘、屠六城。
——前記
江邊,留著霸王迹,江內,浮著雎馬忠。
“虞兮虞兮奈若何!”感受英雄末路的挽歌,虞姬啊虞姬就算天時地利人和都不在我這邊,但這又算的了什麽呢!霸王是一個鐵水熔鑄的男人,他擁有滿腔的熱血,在戰場上與他的八千江東子弟奮勇直前,隨著故鄉的兄弟一個個死去,當年的約定,也不能完成。

江東,一個流金铄石的天氣,一個剛毅帥氣的男子,用著極具說服力的嗓音,沖著下面的一群人喊道,我項藉,必定帶你們建功立業,給每個人取個漂亮媳婦,生個大胖小子,揚名耀祖,但是你們必須守護這你們腳下這片土地,後退一步者,殺無赦!
數千江東子民堅決,齊聲高喊,誓死追隨將軍!保衛家鄉!

烏江,一個用血染紅的地方,同樣是這個男子,不過顯得狼狽,身上已經看不出傷口,肉在傷口上隱隱約約的顯著。身後的江東子弟不足十幾,他們知道他們的王頭值萬戶侯,他們知道他們現在處境是死,哪怕背叛一下,殺死這個名義上的王,就可以活下來,就可以數不盡的錢財和女人,就可以名揚萬世,子子孫孫榮華富貴。看著這個快要到地的王,心裏有幾絲想要活命的掙紮。不是當時的誓言約束而是出于本能,這個僅僅出現一個眨眼的瞬間,就如流莺撞火般黯淡無光。

同是烏江,一個剛流過眼淚的男子,不論什麽原因,從哪個角度都看出他的極度悲傷,逝美人,又失寶雎。慘淡慘淡啊,鐵水熔鑄的男人,留下血般的淚水,轉身,深情望著江東,望著無數的江東父老鄉親,望著接他渡江的兄弟,望著四面楚歌的漢軍,回頭沖天怒吼“天要亡我……”再回頭,面對不足百人的兄弟們,這些人選擇與他同生共死,這是給他的安慰,但也是不幸,出來時八千,江邊近余百。兄弟們,你們悔恨我嗎,只要把我的頭割下來送個你們也算是滿足一點當初的約定了吧!像當年我帶著你們出來打下那赫赫有名的功績,缺沒有盡快實現當初的諾言,這是我項羽欠你們的,是我霸王欠你們的,心痛啊,來世再報答兄弟們,這世……只希望你們能夠活下來就行了,提著我的人頭,去吧,去吧,我對不起你們啊!看著兄弟們的項羽似悔似傷道,近百人怒吼:“吾等誓死追隨將軍,願在黃泉路上隨將軍殺敵破軍,吾等無悔!”。

霸王看著這一腔熱血的兄弟們,想想自己的美人,死在眼前的場景,那血液從沒這麽刺眼。
“他”披發斬劍,“以一位千古霸主面對死亡該有的沉著”對著這幫兄弟們說,天要亡我們,逆天而行殺老天這不公,爲自己身後這片土地保護到生命的最後!轉身,劍指蒼穹,轉而斬下。就讓我們與這老天,與這萬千楚軍,爲自己的父老鄉親,爲自己的土地,拼死一戰!殺的他們丟盔棄甲,讓他們嘗嘗死亡的滋味!沉靜的說完之後,空氣變得沉重起來,霸王用盡全身的力氣,像前吼去,“隨吾殺!殺盡我們最後一點血,證明這世線上偉德網站們來過,闖出過厚厚的戰績!

“死而無憾!”近百人呐喊掙破蒼穹。

面對潮水般的楚軍,最後的亡命之戰,誰都知道了結果,堵上最後的榮耀,絕不退後一步!“這就是英勇不屈的霸王項羽,這就是視死如歸的江東子弟!他們的身軀戰死在沙場,他們的名字卻在曆史長河中熠熠發光!”

生亦何苦,死亦何苦!壯哉壯哉!成亦如何,敗亦如何!
生亦當人傑,死亦當鬼雄。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
--詞人李清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