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堂紅論壇,總有一種期待

  月唱千年,折轉芳菲知暮是。夢回落帳,舞盡笙歌罷人間。間不斷,期待依然。
  一題記秋水閣裏聲聲慢,一世沉香落錦弦。總有一種期待,天上人間。總有一種期待,刻盡了絕代的芳華。那是一片脂紅胭白,翠绮羅裳遮不住春韻初綻,冗複屏風掩不住身子風流。卻偏有這樣的人兒,無奈葬花淚不語,直至暮合月升,黯然神傷。她在期待,不惜鮮血浸染了羅娟。慶幸的是,他沒有負她,縱然榻上的俏佳人似玉如花。他們有共同的期待,正是這份期待讓他憤然離去,卻也讓她相思成疾,魂斷香消。世道的悲情劇,遺恨的大觀園。這期待耗損了今生韶光,來世紅顔。
  總有一種期待,繪觸了亂世的壯志豪情。那是一片硝煙彌漫,三分天下,各立爲王。燎原的戰火湮沒了亂世的兒女情長,小喬傾城的姿顔難留他去意堅決。赤壁的熊熊烈火燒盡了荒蕪,奔馳的戰馬踏過了斷壁殘垣。他期待,勃勃的野心在這片莽原上騰起,那是宿命的安排。豪情壯志自難當,把酒當歌不思量,直至他落馬身亡。這期待,鑄造了亂世的赤血男兒。
  總有一種期待,落定了隔世的曠古英魂。渌水亭外婉轉莺啼,啼不盡,如水的哀思。目畔畔秋若芷水,怎抵愁思難爲北來難爲東,本是性。情中人,無奈命運捉弄,紫禁城銅牆鐵壁,寸步難行。但他沒有舍棄自己,只爲那至生的期待。江南多情女,一夢知紅妝。他終于開始反抗,反抗這世事蒼涼。然而,當絢麗的煙花飄飛了灰燼,自由的天空停止了翻飛的心跳,一場煙夢就此終結。這期待,演繹了一場亘古的離殇。
  總有一種期待,似那一片無垠的草原,在滿堂紅論壇的心裏延伸著。春去秋來,綠草和花海永遠只在瞬間。此時此刻,已是金秋季節,草色開始枯黃,白霜已經迷茫,鴻雁又在南飛。皚皚白雪已經在遠方的山巅閃現。不過,這不要緊,我的期待並不在于綠色的草葉之上,也不在于搖曳的露珠之間,唯有那深深紮根大地而又默默無聞的草根,才是草原上真正可以超越冬天的期待。多少年來,多少人踢踢踏踏騎著馬兒走過草原,奔向世外桃園,寒冬來了,一切都成了過眼煙雲,唯有大地深處手握著手,心連著心的草根,才是我心中真正的“期待”。
  總有一種期待,盛開著千古余香。  

 小時候,期待長大;長大後,期待成功;成功後,期待歸真。人生,就是在期待中成長,在期待中越來越理解了生活的真谛——
  無論多麽失意,總有一種期待,在冥冥中給我們力量;無論前路渺茫,總有一種期待,在前方閃亮;世界或許黯淡,總有一種期待,指引我們方向。希望之樹常青,人生之路常新。
  命途多舛,只要還有期待,新生之路將更加坦蕩。讓我們增強了對生命的認識,可樂男孩,在廢墟中等待救援的打著手電筒看書的女孩,還有被埋100小時後奇迹生還的幸存者,他們都讓我們認識到,期待,在遠方熠熠閃光,新生就在一念之間。
  海闊憑魚躍,只要還有期待,人生之路將譜寫新的篇章。李白吟唱著“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離開了長安,“且放白鹿青崖間,須行即騎訪名山”,不再“摧眉折腰事權貴”的他“繡口一吐,便是半個盛唐”,當他專注于一支筆時,寫就了一代“詩仙”的傳奇。蘇轼被貶杭州時,修蘇堤,興水利,深受百姓愛戴;被貶黃州時,築雪堂,辟東坡,“高唱“大江東去”,寫下前後《赤壁賦》,“傳播了”“東坡居士”的美名。陶淵明意識到不能再爲“五鬥米折腰”時,毅然離開樊籠返自然,書寫了《歸園田居》的新詩篇,成就了一代“田園詩人”的美名。他們都是在失意時,懷著對生活永不放棄的那份期待,書寫了人生新的篇章。
  生活無限美好,只要還有期待,生命的光輝將永遠閃耀。商纣暴虐,姜子牙一心推翻暴政,雖已是半百之齡,卻懷著期待,在周文王回都途中,用沒有魚餌的直鈎釣魚。終令文王稱奇,得以發揮奇才,幫助文王和他的兒子推翻商纣統治,建立了周朝。諸葛亮躬耕隴畝時,好爲《梁父吟》,甘當“臥龍”。一曲《隆中對》,讓“臥龍”不再孤芳無人賞,他在期待中得遇知音,最終成爲傑出的政治家、戰略家、發明家、軍事家,彪炳史冊。他們都因執著于自己的理想,永遠期待,才創造輝煌。
  總有一種期待,讓理想之樹開花;總有一種期待,讓人生之路常新;總有一種期待,讓生命之樹常青。
  只要明天還在,不用去想未來是平坦還是泥濘,滿堂紅論壇會永遠期待,用熱情擁抱每一個黎明。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