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真人是真嗎,墜落在輪回裏面的星星

 ag真人是真嗎的生命是一根缰繩
珍貴只是牽滿了星星
我的年華是一塊夜屏
可愛只是匿藏著歌唱
星星的歌唱
都只是在哀悼輪回?
透明膠上的粘著的文字,都是我的一些過往罷。很久就睡在回憶裏,夢著那些曾經很真實的滿天星星璀璨的歲月;但是,夢屬于過去,夢想即便屬于未來了,不是麽?于是幻想。單純的幻想著下一個輪回,在圈圈圓圓的生命第二次。我揚起臉,看到的閃爍繁星和明明無無的月光,可沒有月亮,便亦無圓與缺之談。
我是一只烏鴉,那個冬天是我第二次生命的開始。我不明白,白色的季節爲什麽賜予我黑色的羽毛,茫莽的陰影擱傷了我的喉嚨,“呀——呀”的叫聲混淆著空氣變成哭泣。
不過單調的生活很快讓我習慣自己。
也許我的命運很糟糕,但是我一直過得很真實、純樸。並整天整夜如此樂觀地歌頌我自以爲了不起的生活意義,盡管我的歌聲使我狼狽——人們把我視爲倒黴之物,把我的忠告聽成詛咒——如此狼狽。
而我知道,這不過僅僅是黑色的奉予罷了。
舉頭,側目,忽見微閃星星。
我忍不住又叫:“呀——呀——”夜空很猙獰,欣悅只是星星燦爛地沖我笑。我也希望像星星一樣,微笑,大笑,甚至狂笑。可是我不懂得。
冬天的夜,漫無溫熱的夜,我孤立在光禿禿的枝頭,望著自己的投影不斷地打寒顫,于是飛回窩裏去。刺骨的寒風使我難眠,漫長寒夜,我數著天空中的繁星,直到啓明星也消失,然後對自己說晚安。
樹下面有位老人,是乞丐,老人蜷縮在樹邊,掙紮在生命線的最後。生命是一條線段,有兩個端點。起點很歡悅,但終點不一定。幾道寒風的镂刻,老人終于在顫抖中死去,但身子便不顫抖了。這是傷悲裏的幸福麽?我在老人上空盤旋了幾圈,然後哀鳴:“呀——呀——”隨即下面走過的路人說:“該死的烏鴉。”
其實,我何嘗不是在哀悼老人?
我依稀聽見星星的歌唱,歌唱老人的輪回。
那些星星的影子,搖曳在老人的明眸裏,最後墜落于他的輪回,老人目光呆滯。
這是我的第二輪回,只是還沒走到盡頭,我懂得這叫濃縮,濃縮在一顆閃爍的星星。
我是一只烏鴉,當走到線段的第二個端點,那便是我第二次生命的消亡,也是生命的第三次開始。我知道,墜落在輪回裏面的僅僅是星星的影子。
繁星。璀璨。
閉上眼,等待下一個輪回。

聳立的樓群和大廈,川流不息的奔馳和寶馬,忙碌的道和行人,充滿灰塵的天空和陽光……
都市人走在高高的天橋上,忙碌地趕往工作地點。每天都是如此,對于他們來說,生活似乎就應該像這樣,無論走到哪裏,他們忙碌的身影似乎都對周圍的一切不屑一顧,但是他們不知道也並不想知道在高高的天橋下面是些什麽人:那是一些卷著鋪蓋的民工……
那些從四面八方的窮鄉村到這個城市尋求一份苦力活的民工,每天都會不約而同地聚集到天橋下面。勞累了一天的他們,總會在這裏鋪一張席子,睡一個晚上,似乎這裏才是他們的安居之所,這裏才是他們的世界。是的,在這個無親無故的城市,他們是貧苦的勞動人。他們沒錢,但是他們卻在用自己結實的身軀努力去掙錢。爲了擺脫貧窮,爲了家裏年邁的母親和還在讀書的孩子,也爲了等待好日子的到來,等待可愛的陽光能夠照射到他們貧困的角落裏來。
是的,他們一直在等待。建築工地上,熾熱的陽光下,黝黑的肩膀上,他們扛著一袋袋曬的滾燙的水泥快速地搬運著。對于那些高級白領的豐厚的待遇和優越的生活,他們沒有奢望過,他們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一種怎樣的生活。但他們僅僅是在等待他們心中的理想。爲了這個理想的實現,他們又不僅僅是在等待,他們還在拼搏,在用他們勞累的肩膀努力地創造生活的機會。
年初時,CCTV-1曾經播放了《民工》這部電視劇。看了以後,我感慨良久。劇片生動地再現了民工生活的艱難。雖然他們世代都在外打工卻沒有轉變生活狀況,但他們依然保持著那份向往,那份等待。他們並不同于“養羊,娶媳婦,生孩子,再養羊”的牧羊人,他們並不安于現狀,他們是在努力拼搏中等待陽關普照。
曾經見到過一些在外打工的民工,也聽到過關于民工的一些故事,知道他們在城市中始終受著冷漠的眼神和歧視。但每年的打工潮開始時,他們仍然背起沉重的包袱踏上艱難的旅途。他們並不抱怨社會的不公,而是始終對未來抱有希望,那是一份多麽可愛,多麽令人敬佩的執著的等待啊!
農民工,上帝沒有給他們與生俱來的財富,但卻不能阻止他們對幸福的向往,對陽光的等待。爲民工們心中那份執著的等待,ag真人是真嗎敬佩他們,永遠贊揚他們!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