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開什麽嗎_我心目中的班主任

這是不言而喻的事情。他之所以成爲盟主不僅因爲是咱班班主任,更重要的是“深得民心”,在江湖各路英雄好漢的擁護之下,終于登上了盟主的寶座(善良的平民還不知道這其中的陰險狡詐)。

身高only1。65米,兩雙向前突出的極爲恐怖的眼睛隨時都在觀察著什麽,喜歡彎著背,在走廊上閑逛,這就他極爲顯著的特點。

又是班會,班主任便邁著大步走了進來說道:“今天對大家說兩件事……”對于早已熟悉了這一套的今晚開什麽嗎們來說,這便預示這惡夢的開始。不要緊,棉花已在耳朵內就位,接著聽“一:這節課是班會我得來,”那極富穿透力的聲音展開了強大攻勢“二:我要說的完了,大家上自習。”同學們都懷疑自己聽錯了。待確認後,大家雀躍歡呼,奔走相告,喜悅之色溢于言表。蒼天、大地,是什麽讓我們的班主任一改往日嚴肅,變得幽默起來了?莫非自己的夢想真的實現?幸福總是來到的太突然,讓人猝不及防。

NO。1盟主

本人奉勸你一句,此時千萬做什麽“違法”的事,不然後果不堪設想,盟主的視力可是5。0。

但是,這樣的班主任並沒有給班級帶來什麽好處。問題很快就暴露出來了。班主任形如虛設,錯誤的東西反而去鼓勵我們去做,做對的也不予理睬。之後我們班成了問題班級。想想他對我們的寬容不正是害了我們嗎,那才是我們噩夢。原來那種幸福就是肥皂泡,美麗但不真實。

我們的班主任,個頭不高,但一雙眼睛炯炯有神。他語鋒犀利,說起人來一個髒字不帶,卻咄咄逼人,讓人無地自容。還有就是他唠叨起來沒玩沒了,直到你認爲自己真的犯了什麽滔天大罪他才甘心。要是班主任能由著自己想,那該多好啊。于是我這顆平凡的腦袋又不平凡的活躍了起來。

這姿勢一個開始,第二天早上我便遲到了。我已經看的很開了,無論班主任怎麽變,遲到是要扣班主任工資滴,無論如何沒商量滴。于是我便等待著暴風雨的洗禮,可是班主任卻對我說:“遲到沒關系的,跑著來不累嗎?累壞了怎麽辦?要愛惜身體啊……”這也太離譜了。我當時就有一種飄飄乎如遺世獨立,羽化而登仙的感覺,有句話說的好“顧客是上帝”對啊,既然今晚開什麽嗎們付了錢,就得享受上帝般的待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