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3yevfr"></strike><dt id="3yevfr"></dt>
                1. <font id="htitwk"></font><tr id="htitwk"></tr>
                  • 

                    巅峰捕魚/以血爲鑒——評《沖出亞馬遜》

                    2020年01月18日
                    3174條評論

                    關閉網頁窗口,巅峰捕魚點向邊緣的關機按鈕。
                    那圓潤的绛紅圖標,恰似一滴鮮血,像我剛剛在影片中無數次看到的那樣,在慢鏡頭中灑落、凝固。
                    凝坐于電腦桌前,我垂下酸澀的眼皮,細細回憶著在影片中看到的那一幕幕。
                    在暗淡的天空與直升機翼所揚起的狂風中,來自各國的精英特種兵彙聚在聯合國的獵人學校。一列高矮不一,軍服各異而容貌不盡相同的軍士,爲著同一個任務彙聚。
                    中國軍人嚴肅的表情。
                    美國教官嘲諷的眼神。
                    歐洲與非洲受訓者友好的微笑。
                    僅僅是從開頭這微小的細節,就可以看出當時中國人所處的地位是什麽樣的。
                    雖然說1999年的中國已經是國際上的比較強力的角色,但很明顯,在某些國家眼裏,中國依舊是當年那個落後而貧窮的國度,那個可以隨意輕視和辱沒的國家。然而作爲新崛起的中國,又怎麽願意受到忽視與輕慢?中國何嘗不想在各個國家面前一展自己的雄姿?
                    因此,作爲初次參加聯合國活動的兩名中國籍軍人,影片中的兩位中國特種兵在聯合國獵人學校的一舉一動,就象他們自己所說的那樣,
                    ——代表的不僅僅是自己,還有中國。
                    以一人之力代表一個國家,意味著什麽?
                    是政府對這個人最大的信任,人民對這個人最高的肯定。
                    ——以及國家讓這個人所背負的,最沉重的責任。
                    在這種情況下,這個人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每一個細微的動作都會與整個國家的形象挂鈎,更別提是在這以能力與意志爲首要評價條件、被本身即輕視中國的美洲國家暗地裏控制的聯合國訓練基地,每一點示弱,每一絲猶豫,都會落成他人嘲笑祖國的笑柄。這是何等苛刻的環境。
                    可是兩位中國軍人的表現,卻是無可置疑的完美。
                    日常訓練時的最優秀成績,無視體格差距、爐火純青的格鬥技巧,遭受敵人拷打時堅不可摧的意志,還有沒有援助、孤軍潛入敵艦營救人質的無上勇氣,這種種閃光點的彙合,勾勒出了新中國的標准軍人形象:嚴于律己,意志頑強,忠誠果敢,無所畏懼的亞洲強人。他們沒有辜負自己的使命,在所有人面前展現出來了最強大的中國。
                    影片的末尾,一衆膚色各異的特種兵圍住電視,一邊觀看中國國慶的閱兵儀式,一邊向兩位中國軍人比出贊揚的手勢。是贊同,更是心悅誠服。
                    過往厮殺時灑落的鮮血早已凝固,留下的是赤色灼目的閃耀星火,以奪目而不滅的姿態,躍動在世界之巅。

                    《拉貝日記》是當年在南京的一名德國友人親身目擊南京大屠殺所作的真實記錄。

                    1882年,約翰拉貝在歐洲十字路口的明燈——德國漢堡誕生。拉貝先生始終堅持“把世界還給人,把人歸還自己”這一人道主義的精髓,像一彎持久不落的新月,沐浴,淨化著無數的魂魄。1937年日軍向南京進攻前夕,約翰拉貝從北戴河趕回南京被推爲南京安全區主席。12月13日,日軍攻戰南京,進行了令人發指的血腥屠殺。金陵古城陷入黑色的恐怖大海。拉貝利用自己的納粹身份,在自己的住宅收容了600多名中國以民,在他負責的不足4平方公裏的安全區內,他和他領導的十多位外國人,不僅拯救了25萬中國人的生命,而且扞衛了人類的真理和尊嚴。他在他租住的小粉橋1號院子內,寫下了著名的《拉貝日記》。

                    這部日記所記述的,都是拉貝的親曆親見親聞,非常具體、細致和真實,無人能否認其可信度。

                    “在清理安全區時,我們發現有許多平民被射殺于水塘中,其中一個池塘裏就有30具屍體,大多數雙手被綁,有些人的頸上還綁著石塊”,揭發了日本軍國主義的殘暴,對他國民衆生命的無視。

                    “1937年12月24日:我到放屍首的地下室……一個老百姓眼珠都燒出來了……整個頭給燒焦了……日本兵把汽油倒在他頭上。”一個細節寫出了日本軍國主義對人性的踐踏,表現了拉貝先生對中國民衆的同情。

                    “1月3日:這些城陷後放下武器的中國兵當中,恐怕有2000人被日本人刺殺,這是非常殘忍的,而且絕對違反國際法;在攻城的時候,大約2000平民被打死。

                    1月6日:克羅格看見漢中門邊的幹渠裏大約有3000具屍首,都是被機槍掃射或是別的方法弄死的百姓。”這些明顯的數據揭示出日本所犯下的罪行是不可磨滅的,是存在的。

                    拉貝先生所寫的日記在告訴我們:曆史是不可磨滅的,而作爲一個人要真實,真誠的去解釋還原事實。而對于我們來說,就是做一個誠實,甘于奉獻的人。

                    爲了紀念拉貝先生,1997年,德國柏林的墓碑運抵南京,現保存在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內。他的墓碑上也僅只書寫下“一個好人,一個不屈的人,約翰拉貝”。他所做的,所寫的,所成就的,幾乎可以說是人類曆史上最偉大的部分,但他從來沒有認爲自己是個英雄。

                    今天,面對拉貝故居,巅峰捕魚們仿佛仍能聽到拉貝先生朗朗的笑聲,沉重的歎息;看到他揮舞手臂的憤怒表情,伏案奮筆疾書的側影。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1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56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