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電玩官網_化戾氣爲祥和

打開電視,放眼望去,一個個關于暴力、戾氣的新聞充斥畫面。北京摔嬰案、山西爆炸案、城管打死瓜農、佛山一家四口被殺。這些行凶施暴者的惡行實在令人發指,也讓人痛心。有些人爲了一點小事言語不和,動辄暴力相向,甚至以命相搏,造成一幕幕血腥暴力的慘劇,導致了無數本可以避免的人間悲劇!
面對這一幅幅血腥暴力的畫面,198電玩官網們不禁要問:現在的人們到底怎麽啦?古人尚且知道“化幹戈爲玉帛”,到了今天的文明社會,我們爲什麽不能和諧相處,化戾氣爲祥和呢?
俗話說,凡事有果必有因。導致今天社會上戾氣彌漫,暴力事件層出不窮,是有著各種複雜的、深層次的社會原因的。
一方面,有些基層黨政機關或者其職能部門缺乏“民本”思想,甚至滋生了腐敗和知法犯法,從而導致工作效率低下,處理問題不及時,甚至出現嚴重違法執法、違法行政和處理事情不公正等醜陋現象。譬如北京機場爆炸案、貴陽盲人集體事件等就是這樣造成的。如果東莞市政府當年能妥善處理好冀中星致殘案件,如果貴陽市交警能公正執法,上述事件就可以避免。“城管打死瓜農”事件,城管暴力執法,更是政府某些執法人員對生命的漠視,對法律尊嚴的踐踏。
另一方面是人心與人心的隔閡,人與人之間缺少有效溝通。北京的摔嬰案,佛山滅門案等就是如此。如果當事雙方遇事能好好溝通,互相理解,這種悲劇就不會發生。“城管打死瓜農”的悲劇也可以避免。當時,城管沒有跟瓜農好好溝通,使得雙方發生爭執,城管還使用暴力導致瓜農死亡。一個生命就這樣消失了!如果城管對待瓜農的態度好一點,瓜農遵守法律規定,處理事情積極一點,事情就不會發展到如此地步!
三是在物欲橫流的現代社會裏,人們一味地追求金錢和物質上的滿足,而忽視了自身的道德修養和精神淨化,自我意思太嚴重。遇事不冷靜,不懂得換位思考問題,做事喜歡走極端。
這種歪風邪氣實際上是從人內心裏發出來的,要想徹徹底底的除掉它,只有政府工作落實到位、大家多尊重對方才可能消除。
政府首先要抓緊對城管、保安、警察和其它類似這種職業的的管理,積極倡導“以溫情感化群衆”。政府也要多派人監督各地方城管、保安和警察,避免再次發生“瓜農”悲劇。不過,這些都只是治標不治本,最重要的還是要抓住人心。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是什麽——是人心與人心的距離。人與人心的距離就像一道深不見底的溝壑,這條溝壑需要溫暖將它填滿,若只會疏離,那麽這條溝壑就會越來越深,將兩人的心完全阻斷。我們,若想完全除掉戾氣,就必須得做到一點:尊重對方。尊重對方,不惡語相向,多用禮貌用語,在日常生活中,多體恤體恤對方。
說了這麽多,目的只有一個:要治其根本,還得從自己做起!
只有將自己的心放寬一點,多接受、尊重別人,別人才會給你好眼色看。不僅如此,做事也不能太沖動,別人幾句話就能勾起你的憤怒,那世界上豈不亂套了?
什麽都是浮雲,只有行動才是硬道理。讓我們爲了社會能更加美好而努力吧!

小時候,看電影《林海雪原》,一眼就認出了穿匪服,說匪話,深入坐山雕老巢的楊子榮。他身上透出的正氣與威儀,逼迫著我少小的心靈,讓我明白,好人自有好人的形象,無需表白與標榜,冥冥間就會閃射出來。
雖然,“人可以衣裝,佛可以金裝”,通過外在的包裝會改變形象,但內在的、骨子裏的“底氣”仍是無法包裝的。還記得陳佩斯和朱時茂演的小品《主角和配角》,陳佩斯搶演朱時茂的主角八路軍,讓朱時茂演配角漢奸,然而不管陳佩斯怎麽穿那身八路軍軍服,舉手投足間流露的盡是匪氣與歪氣,而朱時茂哪怕穿一身漢奸服裝,給人的感覺也是打入漢奸隊伍的“地下黨”。
這就是形象。無需裝飾,舉手投足間,一颦一笑中,自然而然流露出爲人、人品、身份。這有些象京劇中的臉譜,尖眉子菜刀臉,腦門勾個圓光是弄權害人的宦官;圓形眼花鼻窩,腦門上一個紅色舍利圓光是僧人。就連臉譜色彩也有固定的形象意義,紅表忠勇,黑表剛直,白表奸邪,黃表陰狠。觀衆只需要看一眼臉譜就能明白舞台形象的性格、品格、身份甚至地位。
臉譜是觀衆對舞台人物形象的一種認同。
這種認同也由舞台漸漸深入到日常生活,人們憑借生活經驗,將一類類人的形象臉譜化。頤指氣使,愛理不理是官吏;左顧右盼,看人說話是商人;步履矯健,一臉威儀是軍人;溫文爾雅,談吐得體是教師;卷著褲腿,臉色黝黑是農民……而後,又根據這些“形象化臉譜”去判別、衡量身邊的人,從而確定如何與其交往、合作。
有一回,我去一所學校找同學,按照門衛老師的要求,辦好了一切手續,然而就在我准備進校的時候,門衛老師又突然叫住了我,神色慌張地問我是哪個學校的,來這裏幹什麽,我詳細地告訴了他,但門衛老師一會低頭看看我填的單子,一會又朝我臉上、身上直看,一定要我拿出可確定身份的憑證,不然還是不能進學校。好不容易等到一個熟人,好說歹說,給作了擔保,才進了學校。身後,門衛老師還和我的熟人嘀咕:“這人一臉流氣,頭發老長,我哪敢放進去?有事,你可要負責!……”
我才明白,原來是我的“形象”讓他生疑。
其實,生活不是京劇,生活中的人不可能有固定的“臉譜”。胡長清在台上是高唱“清正廉明”的省長,在台下是腐化透頂的敗類;李真在人前是標榜要成爲焦裕祿般的好幹部,在人後是收受巨額賄賂的貪官……倘若198電玩官網們只停留在外在的“形象化臉譜”,按“臉譜”判別人,那就以爲冤枉了“好人”。畢竟人是複雜的,不是豆腐青菜“青白分明”,活生生的人更善于“變臉”,尤其是那些“壞人”,他們往往學會了狼外婆式的包裝,以騙取“兔與羊”般善良的人們,從而贏得“好人形象”。
形象固然重要,倘若將形象臉譜化那就要不得了。
善良的人們應該揭開包裝在“形象”外的“面具”,只有這樣才能正確地判別人。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