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國七星彩論壇_花開半夏·夢若心蓮

                            2020年01月25日
                            5794條評論

                            半夏錦年,時光流盈,此際的心情與這灼灼之期的花兒一樣,豔麗曼妙,安靜盛放。

                            今期,駐足年華的岸畔,心境漸次回歸一份平淡,嘴角上微翹的甜美,眼眸中微漾的清澈,都是歲月的芬芳、溢美。太多的際遇,與這蓮開的季節,有著避不開的約定、相逢。花開半夏,六月蓮燦,袅袅蓮香中生出一縷曼妙的思緒,缱绻在夏日的時光。情愫輕旖,心緒迷離,曾經似水年華,一簾溫柔夢,攜著幾許蓮韻,懿暖生香。此際,感受生命的意義,脈脈深情,卻也曠達明淨。

                            追逐生命繁華的腳步,安靜成一份恬淡的守候,守候一個人的溫暖,守候清淡花開的時光。且喜此刻的安甯無擾,愛上這日子的清逸、微安。有人說,你若覺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粗衣素布也秀麗,淡飯清茶也溫馨。所有溫馨和美妙,來自一起築夢的那個人,來自日月更叠的冷暖相依。他說,最大的幸福,是與你一起陪著慢慢老去。南國七星彩論壇會一直記得這一句最暖心的情話,一輩子,不遺忘。

                            采撷一縷塵風的輕盈,安于宿命的時空,貪戀這如詩般相伴的花季雨季。一方水湄,一潋柔波,刹那芳華間,淡于紅塵煙雨,慕一朵傾世清絕的花。浮華種種,洗盡鉛華,余溫猶存的心上,開出一朵清幽的蓮;持一份遺世的安靜和優雅,慈悲,簡甯。光陰的流沙,瀉落于一指風華,流光刹那,傾醉一瞥的驚豔,卻是如此的素淡、無色,素淨、清婉,亦是一亭別致的風情。

                            白落梅說:生命畢竟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每一寸時光,都要自己親曆,每一杯雨露,都要自己親嘗。韶光似雲煙過隙,又怎能,辜負這一段盛世華年。走過繁華阡陌,把風景都看透,喧囂裏的姿態,俨然是獨自行走的灑脫、飄逸;是浮華沉澱的從容、淡泊。人生之韻味,有著小清新的麗質,有著輕慢生活的簡約格調。惟願有你的時間,光陰安穩,盛世長甯。

                            一隅時光,一庭幽靜,端坐花影月下,斟一盞淡茶,持意興闌珊的美麗、安詳,品一味素年清歡。邀一縷夏日的煦風,舞一段生命的悠然,掬一捧蓮香,感知生命的豐滿意韻。安于現世安穩,感恩命中所有的因果善緣;把每一份遇見都看做一朵宿蓮花開,對于如煙往事,投以一個溫柔的凝視,報以一種深情的懷念。置身一叢繁簇的溫暖,那些美麗憶念的萦纡,落于眼眸中一泓清澈,日月經年,如水溫潤。

                            世事紛繁,時光總是無言,茕茕孑立,輕倚雕花的軒窗,披一件夢的雲裳,靜心打坐一段菩提的光陰中。一紙素箋,一懷眷戀,蘸一筆花事的芬芳,描摹纖柔涓湧的心宣。紅袖添香,淺黛素畫,記下曾經或驚豔或溫柔的每一段時光。循著千年的輪回,一處無塵無染的情懷中,一直深藏著一朵蓮香夢,淺淺幽怨,含露待放。盈盈花語,輕柔和婉,獨戀上一份若煙花般寂靜無聲的沉淪。光陰未蒼老,年華不憂傷,那些詩情畫意的美,依舊在心上;一個清燦若蓮的夢,依然在情懷中,于是,甚感欣喜。

                            牽一縷淺醉的清風,沾染時光的花香,撚一弦水色清音,澈響年華的心韻。曾經過往,是落花飛雨間凋零的美麗,是流年消逝的輕婉歎息。年華的路上,灑下一串心靈的跫音,漫步蓮花飄香的心池邊,傾聽時光輕柔滑落蓮碧的聲音。一份從容的心思,便是一朵婉約清麗。此生,願做一朵如蓮閑花,素顔清悅、甯靜淡泊地亭亭綻放。

                            一場紅塵煙雨,潤透姹紫嫣紅的心苑。待所有繁華都開落,心情蛻穎成素蓮的靜雅、端莊。芊芊紫陌,款步微和,執詩心一片,輕吟一段水墨年華;花語溫柔,低訴一段蓮韻光陰。夏日的豔陽,將心懷焙暖,有情的歲月,滿目是平凡的感動。悲歡離合沖淡的日子,在心中修籬種菊,塵世幽寂處,持不卑不微的風骨,飄散著絕塵的清香。

                            有的人,一次相遇,便是一生的守候,溫暖相從;有的人,一轉身,便是隔世般遙遠,卻需要一輩子的時間去遺忘。曆經劫數,嘗遍百味,才換得浮生清歡;揮別萍水相逢的清淺,珍惜細水流長的相依相伴。一葉心舟,放逐蓮開彼岸,穿過層層涼薄之期,那一片天青色的煙雨中,有你在等候。

                            濃淡相宜,終是歲月不相欺,塵世的微光裏,欣然接受柔暖的洗禮,最是歡喜,我還是明媚如初的模樣。慈悲的光年中,淺嘗人間煙火,持素心勝雪,守一段如蓮的光陰。一顆塵心,靜若白蓮,守著清寂韶光,守著寂寞年華,守著尚未老去的情懷。我是太多溫暖、快樂圍繞的女子,注定不會將日子過到無人問津。我在意的人,在意我的人,一直都在身邊,這便是安穩,幸福。

                            盈盈半夏,芬香絢爛,走過紅塵萬千山水,勝芳年華的季節中,默守一朵心蓮花開;有夢暖懷、有情相伴的歲月,唯輕歎一句:山長水闊,別來無恙……  

                            七月,對于我來說是涼的,那種涼的感覺一直到心裏去,心,便空出了一大段距離,寸草不生。而某些念,或者是某些怨,不需要大肆渲染。想疼了,想通了,攤開在心裏,也唯有自己看得見。就如花兒落入水面,微波不卷,那種感覺,遠,遠到無限遠。

                            ——題記

                            六月已過,再深的筆墨也掩不住內心斑駁的交錯,那些春花秋月的故事,不過是盛開在紙上的傳說,經不起翻閱,于塵封的往事裏黯然褪色。

                            我在七月的風裏等,等一幀花信入夜,將久遠的夢喚醒,只是一盞茶溫了又溫,唯有枯黃的味道在四野彌漫,暖不透指間的溫度,夜,亦是薄涼如水。那些長短錯落的句子,恍若是雨後碎了一地的花瓣,層層疊疊的堆積,散發著濕漉漉的氣息。縱使,將一簾心事寫舊,一盞茶飲到荒蕪,而隔著歲月空冥的眺遙,那一段薄念,仍舊是無法悉數收起。

                            或許,是紅塵的念太淺,亦或是俗世的風太倦,一路走過,是越來越深遠的孤單。可否,途中修籬種菊,將所有的繁複都看做是雲煙,只精心看顧,不摻雜俗念。戀,是什麽時候開始學會的一種語言,如一抹閑散的情緒,在昔年的味道裏靜靜蔓延。若是,喜悅是唯一可依賴的永遠,那麽我寫,請爲我銘記在時光裏面。一個人,守著一清如水的空寂,依著心性,直往那花香深處去,不寫古意,不畫安暖,只畫一份深刻給流年。邂逅的風,邂逅的雨,都可精致成一生的歡顔,如此,便可美在雲端。

                            晨曦的光,微微睜開眼。我踩著清露,踮起腳尖繞過紫藤花的裙擺,走過那些詩一般靈動的語言。仿佛,一不小心就會踩疼了那睡在時光裏的纏綿。枝頭的鳥兒,也請不要大聲的喧嘩,黑夜,還都未曾走遠,鈴蘭花誤聽了雨的召喚,正躲在夜裏失眠。香醺的念,如一朵墨韻在心海裏反複的涔開,只管對著時光,將愛戀一句一字的寫滿。陌上的風,又輕柔著吹入眼簾,有水一樣的波光閃爍,那是回味的感覺,清淺,微甜。

                            文字,寫的是一分心情。別人讀你,春花秋月,你給予別人,日暖風靜,唯有人心清澈了,眼界才會開闊。而那種龐然若無的喜歡,縱然是八千裏紅塵也定會爲首是瞻。心裏,裝著最明媚的陽光,只要有你在,就不會迷失方向。我的愛,我的時光,讓我們不管隔著多遠,都能夠在天涯兩端各自守望,守一朵花兒,晨風中開成柔美的樂章。

                            有的時候,人的思想常常會處在一個生長的疲倦期裏,會刻意的抵制外界新鮮事物的滲透,我將其稱之爲入侵。不管,那會是怎樣的風生水起,光鮮瑰麗,我只願在我的世界裏做一朵閑花,自在歡愉。不靠近,是因爲不懂,或者更確切的說是因爲懼怕,懼怕一顆石子落入水面的波瀾而自此擾了固有的清修。所以甘願讓好的,不好的,紛紛嚷嚷的,都退避去三舍之外。久而久之,會發現,與人交往的欠缺,與世爲歡的薄弱,就如是一條閉塞的河道,娟娟細流總不如長波萬裏來的曠遠遼闊。

                            塵世的豐饒,就如一段煙火糾纏的歲月,總是要等到茶盞微涼,等到清燈明滅,才會幡然醒悟,多少枝葉繁茂的交織,多少盤根錯節的集湊,都換不回,最初的那一朵初情。萬慮,萬念,終究,也不過就是一段塵緣,在漸漸清淡的光陰裏若有若無的浮現,總有一天會煙消雲散,而那些掠過心海的痕迹,早已深深的嵌入眉宇間,揮之不去,撫之怅然。若悲歡,只是一晌的安暖,又何必一再的追問後續與前緣,且將那風月輪回,僅一筆,就寫進昨日的風煙,然後,看浮華萬千都悉數遠去,一顆心,平靜安好,通透清遠。

                            那走在詩句中的光陰是薄的,走過了四季的風景之後,和著一絲雨的印記,就連細微的角落裏都蘸滿了清涼的顔色。多少桃紅李白的渴望,多少花前月下的思量,如一季青藤纏繞的時光,終敵不過光陰的匆忙。心事,在清薄的季節裏生長,雨滴,在蒼茫的塵埃裏荒涼,惆怅時來不及感歎,疲倦時來不及逃亡,那麽多煙花璀璨的過往,回首,也不過是關山眺遙幽夢一場。一個人,走在陌上,可不悲不念,只修整心田,種下一縷陽光,讓陰霾穿過歲月的風霜,做安然恬淡的女子,縱使萬事萬物已渾荒,也不必惋歎,更無需感傷。

                            有時候,心是魔障,你若是覺得你走不出來,你的心裏就會長滿了野草,最後虛弱的連路都找不到。可你若是甯神靜氣換一種方式思考,你眼裏的天空會明朗,陽光會晴好,就連一枚花的影子都會對著你微笑。那些故事,我說,無論過了多久南國七星彩論壇都不會忘記。每一段都彷佛歲月清晰的烙印,篆刻在記憶裏,唯你,是無比溫暖的期許。

                            一書,一茶,仿佛歲月生生的枷鎖,宰割著呼吸的脈搏,而和著七月流火寫出的段落,在鮮活的時空裏跳躍,每一寸都好似煮不完的寂寞。生命,多像是一場無休止的跋涉,如何行走才不會被淹沒,能夠保持從容,應該就是最清亮的顔色。將一抹閑散的思緒在靜谧裏放空,只做一個繁囂之中愛花惜花的女子,守著歲月臨水而歌,惟願,不管是時光走過,亦或是市景荒涼,而那七月的念,還固執的存在,仍舊如指間優美的句子一般,安好,如常。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1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56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