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星際網站/淒夜

終于在被考試逼迫了一段時間後得以放松。澳門星際網站們來到了蘇州春遊。剛開始我就遇到了一件有點困難的事。在那個看起來人迹罕至的景點裏,有一個看起來有些陳舊的娛樂設施。一條髒兮兮的小河,發臭發黑的水實在讓人沒什麽雅興。可是,大概是我們的心大概實在需要釋放一下了吧。

  我們不顧一切想去玩玩他們。有一個實在刺激。那是一個沒有任何安全措施的東西。由鐵鏈掉著。像秋千,分布在河上。一個接著一個。我的第一反映就是好刺激,我一定要過去。同學們紛紛沖了過去。我也猛烈拼殺。但是,我似乎有點不對勁,面對猛烈晃動的第一個踏板,我就充分恐懼。于是就退了下來。

  我去玩了另外一個。但是我總是心有不甘,我決定再試一次,不論怎樣,大不了就是掉到河裏去嗎。反正我不能退。就是這種沖動讓我排到了那條常常的隊伍後面。終于輪到我上場了。我只對自己說了一句話,自始自終只說不要怕,可以走過去的,也許就是這種信念吧,我覺得在走這樣的獨木橋的時候我異常冷靜。

  一步,真的很可怕。後面還有個不怕死的人一直在推我。第二步。我有策略的跨了出去。我的手緊緊的抓住那條鐵鏈,一刻也沒有放松過。走到了正中間,多麽美妙的時刻,與此同時,我再也沒有退路。可是這是,我沒有了一點點恐懼,我就始依賴著那條鐵鏈。我的技術在對鐵鏈的依賴中愈來愈娴熟。還有三步。勝利似乎就在這。可是這時我才開始真正的害怕。不是因爲拿髒臭的水,我相信我可以從裏面爬起來。然而,我怕掉下去。因爲這是失敗。我知道我不應該害怕。但是我真的怕。無與倫比的懼怕,就在那獨木橋上跟著我。

  還是鐵鏈,它像一個無所不能的武器,我的心,我的恐懼,我的靈魂,我的思緒,甚至我的生命,仿佛在那以瞬間都被這以開始腐爛的鐵鏈包圍了。天空雖然不是那麽藍,但還算透徹。望著那透徹的綠……我想生命得步伐總是這樣,在平地間突然插上一條悠揚得小河,她得嬌嫩也沒能使任何人插上翅膀,但是勇敢者去駕駛了飛機。

  來吧,挑戰,來吧,風浪,你會失敗的,會條跑的。因爲我會抓住那條鐵鏈,知道該放手的時候……

今夜月明風清,星辰寂寥,霜潔露白,寒流陣陣,人迹罕至,若蟲唏噓,秋草垂尖……
淒夜難眠。
伴著清冷的月光,我獨自一人遊向芳草淒淒的小河洲。像一只出竅的靈魂。
擇石而坐。眸前潺潺小河放慢了腳步奔淌。一團散不盡的霧氣始終氤氲在小河的上面,看不清那迷霧重重的小河中到底蘊藏了些什麽。抑郁已久的心此時變得更加難以呼吸。
小河的奔淌,它的腳步是那樣溫柔輕盈,緩緩從我的心房踏過,沒有驚醒它。但爲何壓抑?分明是這淒冷的夜在內心深處擾亂,不怪小河的。
夜愈來愈冷清,我的心也打了個激靈,蘇醒了。仿佛他也張開了迷茫的眼睛,透過我的胸腔,望望這冷清的小河洲,感受這悲涼的夜半。
多時日了,我的心是一汪愁湖,但它卻有大海般的浩淼無垠。愁湖既愁又深,沉澱了苦澀的傷感。
夜的挑撥激起了我心湖的漣漪,頓時渾濁的傷感充滿了整個心湖,變得混沌不堪。我渴盼安甯,期望快樂,我討厭這藍藻般的傷感糾纏又汙染了心湖。可我沒有這個能力,悲情的面具始終爲我所蓋,我不得不隨曲折迷離的劇情改變自己。
——我不敢想象,真的!何時能除去這心頭的郁結?我苦苦思忖著。莫不是等心湖水幹來讓清風掃走這塵滓?不敢想象。
淒冷還在裝扮著深夜……
河對岸的枯樹上靜臥著一尊老鸹,呆滯的面龐流露出淡淡的憂傷。它似乎在沉默,沉默是今夜的景和我。我不願它的多情,順手撿起一枚卵石發射向了它。“嘭”的一聲,樹枝顫動,震走了這多情的老鸹。又剩我獨自惆怅……
風腳翩翩而至,冷飕飕的。僅有的一彎銀月,也因了陰雲的覆蓋,只剩下“猶抱琵琶半遮面”的優雅,黯然失色。樹林的陰翳頓時籠罩了我,我無情地被吞噬了。
我突然狂吼起來,我要離開這樹林這河洲,我要奔向光明!我狂奔起來,淚水隨著飒飒陰風,隨著不規則運動的我,像一根根铮亮的銀針抛灑在耳後,我的心湖也泛濫開來……
孤獨地躺在小屋的一隅,仍無睡意。夜,依然淒冷,依然陰霾,而澳門星際網站內心也依然憂傷,依然惆怅,依然潮起潮落,久久不能平靜。恐怕……
淒夜難眠,一夜難眠。唉,何時能換去這悲情的容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