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賭場國際|隨著年齡的增長換來的是長輩的衰老

    2020年01月26日
    5702條評論

     隨著年齡的增長,要面對的事情越來越多了,賭場國際怕我承受不了那麽多。我是一個很脆弱的人,我的心是玻璃做的,我的眼睛就是那下不盡的雨,我的身體是陶瓷而成的……所以我很容易破碎。

      我經不起一點傷害!

      昨晚,在表姐的房間裏原本聊著有關BB的話題的,突然表姐告訴我上次媽媽陪奶奶去檢查身體時照到奶奶的小腿已經有一小部分已經是“老化”了!我原本不知道“老化”是什麽的,後來表姐告訴我才知道。“老化”就是當一個人年紀大了,身體的某些肌肉會慢慢死去,它先會死一小部分,然後死去的肌肉會隨著血管一直沿著下去,最後導致整條腿都不能走路爲止!表姐還跟我說醫生說可以做手術切除那部分已經“老化”的肌肉,可是大家都想到奶奶的身體原本就不是怎麽好,再做手術,恐怕老人家的身體承受不了。況且這種手術有一定的風險的,所以大家都同意不做,也沒有告訴奶奶病情,怕她老人家擔心,媽媽只是對奶奶說是有點風濕而已!

      我聽後眼睛就早已模糊了,好像奶奶就要馬上離開我一樣,我好害怕,真的好害怕!我不能沒有奶奶的,我不僅問上天,爲什麽要這樣對我的奶奶?

      雖然表姐勸我說沒什麽的,每個老人家都是這樣的,又不會說馬上就走的,雖然“老化”可也有一段漫長的過程呀!還能活十幾年的或者幾十年的!叫我別想這麽多!

      我知道這是善意的謊言,但是我真的接受不了這個事實!

      過去,一直以讀書爲借口少去問候奶奶的我,一下子就覺得是天大的羞愧,我現在想彌補,可是我知道我再怎麽多的彌補也彌補不了我那少去的問候與關心,也換不回來小時候奶奶喂的每一口飯,幫我洗的每一次澡,還有,每天在校門口接我放學的背影,那時每個中午放學後回到家看到的那個不是媽媽而是奶奶的身影在廚房裏煮著香噴噴的飯菜等著我們回來吃,當我進了中學的門檻時,每個星期五坐車回一趟家就會看到奶奶因衰老而縮小的身軀和那條有些行走不方便的腿緩緩地領著一袋二袋的糖果餅幹朝我走過來,黝黑的皮膚和那已經布滿了無數歲月痕迹的臉因看見我而燦爛地笑了起來,那時幸福的微笑!我知道那些糖果餅幹是姑姑們買給奶奶吃的,可她卻舍不得吃非要我帶去學校吃,還叫我分一點給我的同學吃。

      這些,我永遠忘不了,忘不了你,我的奶奶。

      奶奶,有些話語用語言是表達不出來的,它會藏在您的孫女心裏的最深處,最深處的,往後您剩下的日子有我這個不孝的孫女來陪您走過,您不用再用渴望的眼神來期待每個星期五的到來了,我會一直在您身邊陪著,陪您一起做飯、陪您一起在院子裏打理那些正要成熟的果實、陪您一起坐在門前那棵大榕樹下,一起欣賞那田野的清幽……

      可是,爲什麽我的心還會這麽痛?我知道即使自己做再多也換不回來您健康的身體了!

      奶奶,我多希望您能一直健健康康地活著,然後看著我們一個一個地成家立室……

      我被換到了最後一排,同那個邋遢的僞學霸作同桌。
    先前我還很慶幸能夠擁有一個讓我今後的作業都不用愁的同桌,可是當我換過去跟他友好地打招呼後收到的卻是鄙夷不屑的眼神時,我就暗自琢磨,此人面相不善,今後定要小心行事。
    和他坐同桌的第一天我們幾乎沒有什麽交集,畢竟在課堂上大聲喧嘩,吵醒他的美夢也是極其不好的。他的頭發再不剪就快比我的還要長了,這也難怪,那油亮亮的頭發至少也有三四天沒洗了,對于頭發而言營養是夠了,可是那油水都讓頭發沒法呼吸了,他是有多忙啊,這樣真的好麽?
    有時下課的短短十分鍾他都要去小賣部裏泡一桶方便面,順便買幾個鹵蛋,假惺惺的問我吃不,我也只是笑著拒絕了他——果真是僞學霸,情商不比智商高啊,想我一個大家閨秀,怎麽會吃那臭臭的鹵蛋呢?他也只是哼哼,坐在座位上大口大口地吸面,那聲音是如此的刺耳,不過爲了不打擊他的自尊心,我便沒有抗議。
    今天他竟然提出要畫三八線,用他的話來說就是我今天拍他,提醒他老師叫他的時候下手重了些,驚擾了他的美夢,他還說若不是他回答出了問題,他定要讓老師把我換走。我就奇了怪了,他一直都有不起同桌,若不是看得起他是個學霸,我怎麽會和這樣一個邋遢而不近人情的人作同桌呢?
    經過多番考慮,我實在無法悟出爲何他的成績這樣好,即使他每天只聽老班的課,其余時間都在睡覺,或許他晚上都在熬夜讀書,沒准是多睡睡養養腦。班上的其他男同學說他放學後和我們不一樣,可就是不說出原因,害得我好幾天都沒睡好覺。
    前幾天他收到一個包裹,是市福利院寄來的,可是他卻麻利的塞到書包裏,死活不讓我看,我對此十分好奇,決定一探究竟。
    周六我要去市中心補課,便早早地順道去了趟福利院。到福利院門口時我還特意看了下手表,那時不到六點半,我便站在門口觀望——多麽熟悉的背影啊,那身著白襯衫的少年竟早早地在福利院裏搓洗著孩子們的衣服啦,那一點也不像是我那邋遢的同桌,我好像明白了爲什麽他會天天上課睡覺了,那並不是在養腦,而是再補覺……
    他的父母在他七歲那年車禍身亡,那時福利院的院長還只是福利院的一個職工,她對于老同學的死深感痛心,便把七歲的他帶到了福利院親自撫養。現在他已被收養,可是他依舊盡自己所能幫助福利院的兒童。聽了院長的話我十分感動,那個曾經多麽不堪的同桌頓時在我心中樹立起偉大的形象,對于知恩圖報的他,我心中油然而生的一股敬意讓我決定周末到此做義工,好好向他學習。
    他現在上課也不睡覺了,因爲我上課應付老師提問還要靠他,最重要的一點是我在福利院做義工,幫他減輕了不少負擔。我還是那麽地不愛吃鹵蛋,不過我經常去買鹵蛋來犒勞他,他一邊不屑的說,自己幫助我學習只是怕我做義工落下功課,一邊又理所應當地接過鹵蛋,有味地吃了起來。
    每個人都值得尊敬,就像他值得賭場國際尊敬一樣……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1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56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