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城登錄|漂泊的旅途,雲淡風輕

 如果說青春是一包象征陽光的向日葵種子,那麽夢想,就是未來收獲那一株株飽含青春的花朵;如果說青春是一株株飽含青春的花朵,那麽夢想就是陪伴青春的陽光。
青春貴在不懈的追求,夢想對于太陽城登錄來說沒有准確的定義,從來沒有想過也不敢去想,現在也許還處于迷惘吧。我羨慕誇父這類人,因爲他們都清楚自己的夢想是什麽,他追求光明只是爲了自己的理想而努力,甚至付出自己的生命,飛蛾撲火也亦複如此。世上的任何一樣東西都有衰敗的那個時間段……再美麗的花朵都有一天會凋零;不管是哪裏的小溪,都有一天會幹涸;對我來說,夢想似乎太遙遠。,但有時又觸手可即,我不停的在追求夢想,總想有一天會實現,不停的幻想,卻忘記了自己該做什麽,這樣以來,我對夢想好像更遙遠了。
夢想其實不遙遠,衆所周知,鄧亞萍從小就酷愛打乒乓球,她夢想著有朝一日能夠在世界賽場上大顯身手。卻因爲身材矮小,手腿粗短而被拒于國家隊的大門之外。但她並沒有氣餒,而是把失敗轉化爲動力,苦練球技,持之以恒的努力終于催開了夢想的花蕾——她如願以償站上了世界冠軍的領獎台。在她的運動生涯中,她總共奪得了18枚世界冠軍獎牌。鄧亞萍的出色成就,不僅爲她自己帶來了巨大的榮耀,也改變了世界乒乒壇只在高個子中選拔運動員的傳統觀念。冰心曾經在《成功的花》中寫過“成功的花/人們只驚羨她現時的明豔/然而當初她的芽兒/浸透了奮鬥的淚泉/灑遍了犧牲的血雨。”成功的花需要汗水、淚水甚至血水的滋潤啊。這表明夢想並不是觸不可及的請讓夢想綻放它最美的一面吧!
把夢想裝在心上,會開出勇敢的花。上個世紀初,一位少年夢想成爲帕格尼尼那樣的小提琴演奏家,他一有空閑就練琴,練得心醉神癡,走火入魔,卻進步甚微,連父母都覺得這可憐的孩子拉得實在太蹩腳了,完全沒有音樂天賦,但又怕講出真話會傷害少年的自尊心。有一天,少年去請教一位老琴師,老琴師說:“孩子,你先拉一支曲子給我聽聽。”少年拉了帕格尼尼24首練習曲中的第三支,簡直破綻百出,不忍卒聽。一曲終了,老琴師問少年:“你爲什麽特別喜歡拉小提琴?”少年說:“我想成功,我想成爲帕格尼尼那樣偉大的小提琴演奏家。”老琴師又問道:“你快樂嗎?”少年回答:“我非常快樂。”老琴師把少年帶到自家的花園裏,對他說:“孩子,你非常快樂,這說明你已經成功了,又何必非要成爲帕格尼尼那樣偉大的小提琴演奏家不可?”少年聽了琴師的話,深受觸動,他終于明白過來,快樂是世間成本最低、風險也最低的成功,卻能給人真實的受用。倘若舍此而別求,就很可能會陷入失望、怅惘和郁悶的沼澤。少年心頭的那團狂熱之火從此冷靜下來,他仍然常拉小提琴,但不再受困于帕格尼尼的夢想。這位少年是誰?阿爾伯特愛因斯坦,他一生仍然喜歡小提琴,拉得十分蹩腳,卻能自得其樂。
彌補比逃避更堅強,威廉.詹姆斯也這樣認爲,他說過"聰明的人總是用別人的智慧填補自己的大腦,愚蠢的人總是用別人的智慧幹擾自己的情緒。學會堅強,做一個對生活充滿自信的人,左手記憶,右手年華,遇見該遇見的,擁有能夠擁有的,珍惜應該珍惜的,回眸處,總會有一盞燈,照亮我們前行的腳步;總會有一縷陽光,給我們溫暖;總會有一張笑臉,是爲我們而綻放的,時光深處,輕握一份懂得,生命的路口,靜待花開。
享受夢想,讓青春綻放光彩。韓寒也曾發表過自己的觀點,追求理想,就是有願望還沒有達成.追求理想的人是活在未來的人,他的身體活在此時此刻,但是他的腦子在想著明天,他的心活在未來.一個人,只要他正在追求理想,那麽他此時此刻的心理必定是不滿的!心理不滿何來享受?享受生活,就是享受此時此刻,因爲生活就是此時此刻.一個人若要享受生活,那就必須同時具備兩種精神狀態,1是滿足,2是美好的感覺.首先,你此時此刻必須是滿足的,這樣你的心就會平靜,當你心裏平靜的時候,你才能感受到"美".
不要忘記擡頭看看彩虹,感受著身邊的一切,我忽然明白了爲什麽所有的河流最終都會奔向大海。一定不是大海足夠浩瀚寬廣,也不關乎任何地理知識,而是因爲渴望。渴望讓你必須以膚爲甲,以手爲劍,哪怕千重萬險,哪怕荊棘載途,都無所畏懼勇往直前。因爲你知道,你的征程是星辰大海。青春是充滿向往的,你若看見嚴冬,置身的便是寒冷;你若看見過往,置身的便是回憶;你若看見彩虹,置身的才是夢想。
青春,是撲面而來的春風。她帶來的是大地萬物複蘇,只要輕輕拂過,就會留下彩虹般的七色光的美景。青春的風是透明的,兒時的縱情淘氣,調皮早已過去,風兒正朝著一個目標掠過,她在追求著完美。青春,是那金秋的紅楓。秋天未免讓人有一種悲涼。秋天,畢竟也有更可愛的一面。紅楓,紅得自然,紅得純正。這就是青春給人的無限的向往和追求。她帶來的是生氣,讓悲觀者有了勇氣。而青春一族的我們,更增添了奔向理想的信心。青春,是刷刷的夏雨,來得速,來得猛烈。擁有青春的我們,有著無限的活力。

 那麽一種渴望,充滿了自由的灑脫,帶上淡泊行囊,尋夢,遠方的路,婉轉琉璃的輕歌笑語,風聆聽了寂寞裏的孤單,雲淺笑了如花落般的淒涼,漂泊的旅程,風輕雲淡,悲傷的舞者,隨著心跳,上演了一幕幕顛覆琉璃,彼年時光裏,隨著光陰匆匆而落幕,旅途裏,最終錯落的是流動的風景,如若,人生是一場流動的風景,旅途裏的我,能否知曉流星即瞬,那動人的閃光,讀懂那枯葉輾轉飄零,飛揚的恣意?
  
  有一種遺忘,在悲傷的國度裏隨風飄逝,如花開花落一般,每當再一次回首時,才發現,原來,最容易忘記的,總是青春光年裏的那一道唯美的風景,旅途中的上演,漂泊裏播放,重拾溫故,歲月流逝裏的昨天,總在把每一個曾快樂過的身影刮落,時光在輪回的原岸,百折千回,曆曆如繪,沒有人知道,明天將會是什麽?究竟是陰霾密布,還是陽光燦爛。記憶的窗子,刻下來歲月浏覽過的傷,再美的旅途,終究還是孤獨的寂寞,絢麗斑駁的風景,依舊在漂泊裏路過,一程山水,風輕雲淡。
  
  夢裏的原鄉,喧囂了多少繁華,悲鳴蒼涼,在漂泊裏滄桑,淒美的意境,成爲心靈最潔白的詩行,牽念于心,彌漫如茶,清香袅袅,苦盡甘甜,漂泊在夢裏,期盼著遠方的追求,總是滿懷美好,所有的願望進行著旅途的遙遠,即使道路多艱難,依然不悔,多想再期盼的凝望裏,把夢實現,還渴望著,所有的夢境成爲現實,卻不知何時起,夢早已纏繞了旅途的苦惱,催促著時間的行程,越走越累,站在時間的渡口,遠望著歲月的盡頭,有限的生命裏,終將能留下什麽?印記著情感的疲倦,在漂泊裏,隨著時間逝去而失去。
  
  這段時間,蘭州的天細雨不斷,綿綿雨滴擾亂了心的平靜,仰望遠方的天空,才察覺,漂泊的日子裏,自己竟是一個人,而卻腦海裏浮現了很多人的樣子,關于故事裏的情節,何時起,早已記得不那麽清楚了,憂傷的眼眸裏,潛伏了一份傾訴不盡的愁腸,我知道,這一生斑駁的光影歲月裏,有很多人真的到過我的生命,雖然離開未歸期,可當初說好的再見,最後還是不再見,感謝相知裏的相識,讓記憶洗禮了一場場繁華的終結,感情真的是最分不清楚的物是人非,只怪記憶,把自己擱淺在原地,在等待裏懷念,離別時的感傷,想念已經不能相戀,注定好了的再見無期。
  
  原來緣來,遠去緣去,此經離去,我們將後會無期,很感謝我們一見如故的傾向,也許;那只是上天安排好的相遇,遇見你,讓我用盡一生,深深地牽挂,隱隱地懷念,因爲這種來自神秘的心靈感,讓我感動而動心弦,每一次邂逅時難以忘懷,回眸時感慨萬千,鬥笠在傷感裏,無邊的寂寞,淺唱荒涼的孤寂,靜靜地天空下,注視著天際裏潔白的雲端,擁有的只有一個人的漂泊,流浪在歲月的想念裏,氣喘籲籲,始終趕不上旅途裏的步伐,原來,我一個人早已注定了風輕雲淡。
  
  繁忙的世界裏,年輕的東西已經留不下什麽了,唯獨留下的,是那別人常說的經曆和成熟,可經曆和成熟到底是什麽呢?是空曠在心間永不曾褪色的色彩嗎?還是憂傷裏濃郁的黑白?詭異地把疲倦捆綁在冰封久的角落,讓人情不自禁,恐懼的去拾荒變換成殘裂的破碎,憂傷的故事一幕幕的在腦海中央上演,不是說好了,斷了線的風筝在飄渺的天際裏永遠搖擺,沒有方向的飄蕩,就算千瘡百孔,還是搖搖欲墜,不肯降落的飄舞著。
  
  行囊裏,載滿了漂泊的相冊,想一個沒有開始的劇片,在時間裏一次次的蒼老,被靜靜流淌的時間捏成粉碎,虛情假意裏的誓言,讓痛苦心碎欲絕,懂得時,才暮然發現,最浪漫的旅途,一直都在憂傷裏,在旅途中的風景裏,一個人,原來很好,所有的心事都將是風輕雲淡,放下了僞裝許久的堅強,而孤單,是並非沒有你的相隨,而是在孤寂的靈魂裏,憂傷早已僞裝了漂泊裏的來來往往,這一生,宿命早將注定好了,我只是一個漂泊的遊客。一生當中的每某一段路,只能一個人走,即便是雲淡風輕,莫讓冷世的塵埃冰封了笑容。
  
  從暮色年華深處行走,帶著宿命的行囊,漂泊在塵世的風裏,清風讓每一次夢歸的黎明,帶上了自由的羽翼,奔向遠方。
  
  從如期而遇風景闌珊,帶著漂泊的灑脫,遊蕩在旅途裏擦肩,雲淡風輕的時光深處邊緣,那麽些傷痕的痛楚,隨風而逝。
  
  生命裏的人流,總是穿梭不息,好似旅途的風景,裝扮了漂泊的行囊,總有人悄悄地來,默默地等候,像一盞長燈,照亮了我們的;旅程,溫暖了漂泊的孤單,太多的匆匆而逝,惜恨別,念初識,如流星,沒永恒,依舊增添了瞬間的閃爍動人與相知相惜,無論爲何,珍惜旅途與記憶裏出現的章節,那是一線緣分的遇見,一段風景的眷戀,感謝旅途,感謝時光,教會我們如何平息動蕩和隱忍,感謝漂泊,讓太陽城登錄安然行走在這個世界裏,幾經痛而不言後,學會了風輕雲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