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我們一直在努力

3d萬能四碼/再見,總有一天

七旬淘氣老爸偷開女兒車闖禍 開到電車軌道致停運

世界很大,達到3d萬能四碼們傾盡畢生時間也走不完,世界很小,那麽多人,偏偏我們相遇。很清楚的,你怕再見的都是正真愛過你的。無論你怎麽吵鬧、任性、耍脾氣,他們都不會離開你。可是你忘了,世界是一片海,命運是一陣風,所有的相遇和離別,都不過是海上瞬間即逝的波濤。
——《再見,總有一天》
作業寫完了,無聊的啃著筆頭看《哲思》,看到一篇文章。
再見,幾乎是使用率最高的詞語,中文是再見,英文是seeyouagain,日文是さようなら,目前我會的就只有這麽多種語言了。你看啊,這世界上有那麽多人,幾乎每天都會說很多個再見,學生在下課時和老師說“老師再見”放學時和同學說“再見”,上班族下班時和領導同事說“再見”,退休的老人買完菜聊完天時和老友們說“再見”,等等,等等。但是我們現在說的再見最長的也就是積年之後,或者幾個月後的再次見面,甚至更短的就是幾分鍾之後就見了的。
現在是科技化時代,信息化時代,小時候的相片有很多是存在儲存器或者電腦裏的。看著從小的照片,有很多很熟悉又懷念的人和物。就說一個白頭老人,一只看似在憨笑的小狗,一個紮著一頭五彩小辮的小孩的那張吧。那個白頭老人是我的姥姥,那只會笑的狗是我姥爺生前養的犬,姥姥看它怪可憐就就繼續養著了,那個一頭花的就是我了。想想當年,姥姥身體也還甚是硬朗,犬也是正直壯年,我就是一四五歲的小屁孩。現如今呢?那只犬早在五六年前死去了,是老死的,我親自給它埋的,那時候也是十分傷心的哭了,它也是我童年的玩伴呢,可是呢也是到最後說了再見,其實是永別,只是在夢裏恍惚還見過。姥姥,在今年身體也是突然不好了,醫生說是肺不好的問題,每天都得吸氧度日,日漸消瘦,看得我心疼啊。我呢,也是從幼稚的孩童長到現在了,頭發留長了又剪了,看照片也會感慨:我也有過長發及腰時。心理雖沒多大變化,但是外形倒也是變了不少。看見了,就安心了,其實最怕的就是再見了。
初中我有一個非常像父親的體育老師,我們都叫他“發哥”,我們是他的最後一屆學生。畢業後,我還見過他一次,說了再見,那時他還是紅光滿面的和家裏人打球,騎著那輛破舊的電動車遛彎的。可是就在他退休也是我畢業的一個月後查出了癌症,在今年的盛夏時節悄悄的去世了。那一次見面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那一次兩雙手是最後一次緊握,那一次說的話是最後一個再見。
其實,像我,說再見的次數已經太多了,但是再見卻好像粘著我一般。我傷心的道:“不要再見”。也是知道的,再見,總有一天,卻是一直不肯默認這個的。我怕,我怕再見,總有一天;我怕再見卻是再也不見;我怕某一天所以人都和我再見。
我們都是刻舟求劍的旅者,在歲月裏丟失了最心愛的人。有一天我們會傷痕累累,記不起那些溫暖遙遠的日子。後會有期,後會無期。3d萬能四碼們害怕正真的再見,可是再見,總有一天。

 點滴琵琶心欲碎,聲聲催憶當初。欲眠還展舊時書。鴛鴦小字,猶記手生疏。倦眼乍低缃帙亂,重看一半模糊。幽窗冷雨一燈孤。料應情盡,還道有情無?
——題記
納蘭容若,一個二十有余中進士的曠世奇才,卻有著憂郁淡漠,傷感悲情;清新隽秀中掩飾不住心中的哀感頑豔,縱觀詞風,清新淡雅又不失真情實意;一生不求富貴,只求一個情字,無心功名利祿,世事無常,在生離死別中掙紮,在愛情中隕落,以自然之眼觀物,以自然之舌言情,感受那份遺世獨立,看那片深沉孤獨。
時光漸行漸遠,雨夜中風有些微涼。心痛的,雨打芭蕉,不知是蕉葉心碎還是人心碎。擡頭望見窗外,雨總是不停,打的芭蕉四處搖曳。雨滴芭蕉,入夢也美酒將半帶酣卻無佳人。淅淅瀝瀝如心中的絲絲話語,雨滴芭蕉的唱和,大雨的嘈嘈錯雜,總帶著一份份點滴擔憂,私語切切,訴說著南國紅豆的相思。芭蕉不展夢萦回,藏下半生回憶,枝葉交錯幾多愁,如何容下納蘭心。
憶當初,斬不斷的前世今生。今世的永隔,來世的未知,如窗外風雨聲漸入耳畔,不知今生有幾多夜晚流逝于情義縫眷的切切私語,不知來世有幾何不眠夜聊以回味舊時人。如此甚好矣,過去的一切還未消逝于流光年華,還有一卷紅竹箋,猶憶往昔。
失去至愛的悲痛,不過是涼薄人世,只留下回憶孤零人,當年嬌語俏姿回夢轉,欲語未休還羞澀。鴛鴦小字中,解語花開,花若現,若見花。時光流走了,留下的他還在那,空虛中迷惘著,曾以爲,一生一世一雙人,卻未料,只留幾頁相思意蘸滿舊時書。三更夜,月如鈎,被上鴛鴦,月下獨飛,寂寥人獨自和衣睡。
一頁頁舊時書,一點點歲月明,回放心中,那些年納蘭悸動年華,缃帙亂,似無心兒,破碎灑落風雨中。淚眼婆娑再看當年,夢中人在懷裏,坐擁佳人,笑看太平盛世,人相依。
舊時的浮萍隨水而逝,心中一簾寒霜,一窗煙雨,一心佳人。納蘭心中記憶揮之不去的她,剪下一片燭影,曉風殘月中,舉杯長歎,只望對影三人。故人入夢,燈影明滅處,留下長歎。
一夢千年,浮華一朝。恨過“人生長恨水長流”已去過,癡念留人間。拂塵而去,已道人世無情,情在心中失了自己。納蘭回想她,與她共剪西窗燭,共賞芭蕉雨下搖曳處,依偎相與聽殘荷雨聲。回憶種子發芽,生長,平凡的日子醞釀著記憶。
三分談笑,兩份思念,一分微嗔,半生相忘。身份尊貴,皇恩浩蕩,家大名門,納蘭又如何,只記得那人那時那景,看不見心中的希望與幸福,平凡的日子,無大喜大悲,卻有著丁香般的芳香。
丁香花落雨飄零,逝者如斯人未留,那些日子如同打碎的盤子,一颦一笑,一言一語,有情否,說無情?違心也,常言明,百年修得愛如故,三生石畔心血注。
一念間,笃定中抛棄今生,料今生短暫,一心待生,願來世再續今生緣,可有來世今生?有情否?情未斷。 

評論 搶沙發

西卡塔 更專業 更方便

關于我們 版權及免責聲明
200